来自病榻上的见证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1-12-20 00:51 点击:

我叫苗少君,今年68岁,1991年受洗归主。信主后一直在海淀堂聚会,包括主日礼拜和周六的祷告会,很少中断。还在周五晚上的青年聚会上多次作过见证。退休后我尽我的能力传扬基督的福音,看望、帮扶年老体弱、有病的弟兄姊妹。主为我们流出了宝血,我理当把自己当作活祭完全献上,报答主恩。我要努力为主作盐、作光,归荣耀给神。
    2006年11月初,在单位体检中,发现我的癌胚抗原指数高出正常值数倍,被怀疑患有癌症。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我的心情陷入极其复杂的境地。在茫茫然中,我想到了主,想到了主的家。我把我的情况告诉了教会,很快堂里给我回信说:“亲爱的姊妹,我们会在彼此代祷栏目中加一项,请众弟兄姊妹为你代祷。不要着急,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安静地祷告等待神的安排。愿主保守你,赐你平安。”感谢主,藉着弟兄姊妹的代祷,我感受到主给我的旨意,就是要我从病痛中学会忍耐的功课。“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经过试验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雅1:12)。于是平安、喜乐又充满了我心。11月26日,我到堂里参加了感恩节礼拜,第二天就住进了宣武医院。
    在宣武医院我被确诊为乳腺癌。12月的第一个主日,我做了乳腺癌切除手术。当我在重症监护室里清醒过来后,我的心异常平静,没有惊慌,没有哭泣。因为我深信这一切都是出自神的作为,如不是神所允许,“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路21:18)是神添加了我的力量。我坚信“你们常存忍耐,就必保全灵魂”(路21:19)。我要顺服神的旨意,把我的生命完全交托给主。感谢主,主在我的病房里为我预备了我们主内的姊妹。我们一起祷告、一起赞美,欢乐充满了我们的病房,深切感受到主的同在,连医护人员都受到感染。
    出院后,我住到首都机场的女儿家中,开始了一系列漫长的治疗过程,有化疗、内分泌疗法、中医治疗,还做了淋巴囊肿切除手术。来到这里后,在神的带领下我很快就找到了教会的聚会点,我忍着病痛去参加聚会,认识了许多新的弟兄姊妹。这里的弟兄姊妹同样充满了爱心,他们经常到我家里为我祷告,一同歌唱赞美神,使我的生命充满了希望。
    2007年5月31日,是我们海淀堂新堂献堂的日子。这一天我们盼望了多少年啊!虽然我才结束化疗不久,还戴着假发,身体十分虚弱,但说什么我也要去亲眼看看我们的新堂。尽管那天下着雨,我还是极力坚持参加了献堂礼拜。看到北京各堂诗班都在为海淀新堂的落成献上赞美,神“使这殿满了荣耀”(该2:7),“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该2:9)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恩,激动万分。我下定决心,6月3日献堂后的第一个主日礼拜,我一定还要来参加。主日礼拜后回到家里,我反复背诵诗篇23篇:“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心中又一次充满了与神同在的欢乐。有神与我同在,有神亲自安慰我,无论什么病痛、什么艰难我都能忍受,都能从容面对。到了圣诞节,我真希望能再去海淀堂过一个欢乐的圣诞节,但越来越差的身体条件使我的这一愿望未能实现。我只能在心中一遍遍哼唱《平安夜》的旋律,感谢基督降生带给我们的洪恩。
    2008年5月,我住进了首都国际机场医院。我的身体已极度虚弱,但每天的读经灵修仍不间断,每天的赞美仍不间断,每天的祷告仍不间断。我知道属灵的呼吸比肉体的呼吸更为重要。尽管我的“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5:16~17)有了这属天的盼望,我对死亡没有一点恐惧。因为我知道我要去哪里,去享怎样的福乐。我不知道主什么时候接我回天家,但“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14:8)。所以我要再一次唱出心中的歌:“临死声虽微,赞美声终不止;昔我曾爱主,我如今更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