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传入北京的基督教各宗派--伦敦布道会

作者:王毓华 发表于:2012-07-24 10:55 点击:

引    言

基督教起源于16世纪德国神父马丁路德倡导的宗教改革运动。这一运动反对罗马天主教教廷,从而成立不受教皇统治的教派;当时这一派被人们称为“更正派”、“抗议宗”或“抗罗宗”,又称“新教”。基督教既不承认教皇的权威,在其发展过程中,就容易标新立异,自创一派,逐渐形成许多不同的宗派。在北京的基督教就是由不同国家的不同宗派差遣传教士传入并发展起来的。因此北京基督教的历史不能不是各不同宗派基督教的历史。在北京的基督教宗派有:长老会、圣公会、卫理公会、公理会、救世军、神召会、远东宣教会、安息日会等。

因此,本文所谓“早期”(进入北京的基督教各宗派)是指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初。不过,1863年禁令解除以前,已有传教士趁本国政府在北京设立使馆之机,掩盖传教士身份,进入了北京。1863年下半年清政府对新教传教士的禁令解除后,伦敦会传教士才公开传教。

欧美各宗派的基督教会派遣传教士的组织统称为差会。早期派遣传教士到北京来的外国差会有:伦敦布道会,英国圣公会的行教会,美国圣公会的国外布道部,美国长老会华北地区差会美国波士顿公理会国外宣教会,美国美以美会海外布道部和远东宣教会。

最早派遣传教士进入中国的差会是伦敦布道会。传教士名叫马礼逊马礼逊于1807年到广州,但从未进入北京。但无论如何,不论是“伦敦会”,还是“国外布道会”的传教士,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以前都未能进入北京。

伦敦布道会

1861年英国到北京设使馆时,雒魏林以英国使馆医官名义进入北京;在英使馆旁设立一个医疗室,对外应诊,借此接触中国人并向他们传教。

1863年,伦敦会再派传教士杜德珍来北京;在缸瓦市租一处房子,将雒魏林的医疗室迁去,成立医院。实际上医院也是教会,既治病又传教。1865年,伦敦会在米市大街(今东单北大街)东堂子胡同西口买一处庙产,盖起医院、医学院及校舍、住宅和礼拜堂。当时这个综合性的地方,被人们统称为“双旗竿伦敦会”。这时,艾约瑟从天津到北京主持伦敦会。

1872年,伦敦会从汉口调传教士文卓志来北京扩展教会,先后成立小红门、十八里店、采育、响口、落垡等村、镇支堂。

1884年,传教士石敦豪到北京发展了崇外东柳树井堂和东直门外关厢福音堂。1891年,信徒捐银二百两改建东柳树井教堂。

1900年义和团事起,双旗竿伦敦会被焚毁。

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侵入北京。伦敦会重建医院、医学校和教堂以及传教士住宅,形成北起东堂子胡同往南至外交部街的伦敦会大院。伦敦会在这片土地上扩充发展。1901年由医士科令用赔款重开医院,仍称双旗竿医院。1903年在医院旁开办一个药房。1905年,伦敦会建起一所医学校,用以纪念在北京开设医疗室的雒魏林。这时伦敦会的房地产比1900年前扩展了五六倍(从今东单北大街路东的东堂子胡同西口内往南至外交部街西口内)。在伦敦会大院内的教堂能容八百人,叫做米市教堂。

伦敦会的医学校及医院深得各教派重视。长老会、美以美会、圣公会和山西的内地会,都送学生来学习并在双旗竿医院实习。各教派每年交纳款项作为医院和医学校的经费。这样,就变成六个教会合办性质。于1905年以后改名为协和医院和协和医学院,但仍由伦敦会主管。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伦敦会在人事和经费方面都有了困难。美国洛克菲勒派顾临,到北京组织驻华医社,收买协和医院和医学院。医院和医学院既已出卖,米市教堂必须迁出。伦敦会在米市大街路西得了一块庙产及其南边信徒雍剑秋捐的一块地基,新建米市教堂和树德小学。1919年,教堂及小学用房、办公用房全部落成。

当米市教堂还在路东时,1908年聘请诚敬一(静怡)为教堂主任。1909年诚敬受被封为牧师。辛亥革命成功后,1913年诚敬一和一些信徒骨干倡导教会自立。首先在东直门外关厢福音堂,崇文门外东柳树井教堂和米市教堂开始,得到教徒们的支持。东直门外和东柳树井教堂首先挂上中华基督教会的牌子。1915年在内政部立案。1916 年米市教堂也改称中华基督教会,宣布为自立堂,但仍接受伦敦会每年一万元的资助。1919年,因伦敦会出卖了路东的伦敦会大院,教堂搬到路西,即今东单北大街43号,称中华基督教会米市堂。

1884年开办的东柳树井教堂,于1901年由信徒捐银二百两改建。1912年立有交接文约,1913年领买契证及验契执照,挂中华基督教堂牌子。

伦敦会设在缸瓦市的医院和教堂,于1900年后迁往西单旧刑部街一处大宅院,并举办萃文男、女小学校。1903年,伦敦会又在缸瓦市置房地产建立教堂,于是教堂迁回缸瓦市,由英国人主持。这片房产除教堂外,还有南院房产直至大院胡同,里面原来有仁济医院,医院停办后改作副堂及牧师住宅。萃文、萃贞小学改为男、女中学。1919年至1928年,缸瓦市堂由宝乐山(满族)负责。1921年宝乐山与青年信徒舒舍予(满族、即著名作家老舍)筹备缸瓦市教堂的自立自养。舒舍予拟出自养方案,得到信徒支持。1922年,缸瓦市堂改建,并于当年11月起实行自立自养,要求伦敦会将缸瓦市堂的动产、不动产完全转让给中国信徒。

自1928年起,伦敦会改称“中华基督教会”的各自立堂和原长老会改称为“中华基督教会”的各自立堂联合在一起组成中华基督教会北京区会。以后,英国伦敦会再派传教士来北京,就在中华基督教会的名义下进行工作。伦敦会与缸瓦市堂达成协议,伦敦会将其所有西四砖塔胡同77号住房交缸瓦市堂,缸瓦市堂将其南院(包括副堂)全部交中华基督教会北京区会。

伦敦会的教会先后变成了中华基督教会后,伦敦会的传教士却一直在北京。北京西四北礼路胡同一座楼房在原萃文中学和萃贞中学之间,就是伦敦会传教士的住宅。萃文、萃贞两校早在日本占领北京时期就停办了。停后原萃文校产交私人办平民中学,萃贞校址也交平民中学使用。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西方传教士或撤走,或被日本人集中到山东潍县。日本投降后,伦敦会又派一些传教士来北京,还是住在礼路胡同。米市堂和缸瓦市堂虽号称自立堂,与伦敦会仍有来往。

1958年北京教会各宗派举行联合礼拜时,称缸瓦市堂为北京基督教会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