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三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3-01-22 20:42 点击:

我的天主,我的慈爱,我向你呼吁;你创造了我,我把你置之脑后,你却并不忘掉我。我向你呼吁,请你降至我心,准备我的心,使我的心用你所启发我的愿望来接待你。请你不要抛弃正在向你呼吁的我,你在我发出呼吁之前,先已用各种声音一再督促我,教我遥遥听着,教我转向你,教我向正在呼唤我的你发出呼吁。

主,你钩销了我的全部罪业,使我这双助我叛逆你的手不受处分;在我一切良好行动之前,你已先事安排,为了酬报你那创造我的双手,因我尚未存在之时,你已存在,我并没有值得使你赋与我存在的理由;我的存在完全出于你的慈祥,在你造我之前,在你所用以创造我的事物之前,你的慈祥已先作布置。你无需于我,我亦并无长处足以有助于你,我的主,我的天主;我奉事你,并非由于你工作疲劳,并非没有我的效劳,你的能力会有所短少;你并非像一块田地,需要我耕作,没有我耕作便成荒芜。我的奉事你、伺候你,是为了从你那里获致幸福,而我的能享受幸福也出于你的恩赐。 

受造物的所以存在是出于你的无限美善:任何一种美善,虽则为你一无所用,绝不能和你相比,但既是由你而来,即亦能够存在。天地有什么值得你“在元始”创造它呢?“你在你的智慧中创造的”[1]精神和物质世界对你有什么权利,以至无论精神方面和物质方面那些原始的、不具形相的、混沌未凿的、和你迥乎不同的原质也属于你的智慧?无形相的精神原质优于成形的物质,无形相的物质优于空虚,假如你的“道”不呼召未形之质走向你的纯一性而得以成形,使一切能因你的至一、至上的美善而都成为“非常美好”,那末这些未形之质依旧潜留于混沌之中听候你的吩咐。这未形之质对你有什么权利呢?因为虽则不具形相,但所以能存在也由于你。

原始物质有什么权利能成为“混沌空虚”呢?因为如果不是你创造,也不会存在;既然不存在,对你没有权利获致存在。

原始的精神受造物本是一片黑暗,飘流不定,犹如深渊,和你迥异,及至你用你的言语把它领回列同一言语之中,照耀它使它脱离幽暗,虽则不能和你同样光明,至少能仿佛你的肖像,这有什么权利呢?

一样东西的存在和美丽不是一件事——否则不可能有丑陋的东西了,——同样,精神受造物的生活和明智地生活也不是一件事,否则一切灵性都将始终不渝地生活在你智慧之中了。“亲近天主,为他是有益的”[2],他因归向你而获敌光明,将因背弃你而丧失光明,生活犹如堕入黑暗的深渊。

我们在灵魂一面是精神受造物,我们曾经离开你、我们的光明、我们的生命,我们“一度是黑暗”[3];我们至今还忍受着黑暗的遗害,直到在你“独子”之中,成为“你的正义”[4],“好像天主的高山”:因为“我们曾是你审判的对象,如无底的深渊”。[5] 

至于你在创世之初说的:“有光!”便有了光[6]。我以为是指精神受造物,我这样理解并非不恰当,因为既然能接受你的光明,必已具有某种生命。这精神受造物的具有生命和受你的光照并非有什么权利,同样它的具有某种生命,能接受你的光照,也并非对你有什么权利。如果它不成为光而停留在无形相的阶段中,也不会取悦于你。它的成为光,不是由于存在,而是由于仰望着照耀万有的光明、依附于这光明。它的具有某种生命,它的享受幸福的生命,都是由于你的恩赐,它是通过一种有益的变化而转向着既不会变坏,也不会变好,而是永恒不变的你。惟有你是存在本体,至一的存在;为你,生命和幸福的生命是二面一的,因为你的本体即是你的幸福。

你是自有的,即使万物不存在,或停留在无形相的境界中,你的幸福会有什么欠缺吗?你的创造,不是出于需要,而是由于你的磅礴的美善,收敛受造物纳入形相之中,但你的幸福并不因此有所增益。当然受造物的缺陷不能使纯全无瑕的你惬意,因此你玉成它们,使它们取悦于你,但这不是你有所欠缺,因此成全它们使你满足。你的圣“神”运行在大水之上,并非被水托着,似乎安息于水上。所谓“圣神安息在一人心中”,其实是“圣神”使这人安息在自己怀中。这是你的不朽的、不变的、不匮的意志运行在你所创造的生命上面;为这些生命,生活与幸福生活是有区别的,因为它们即使漂零于黑暗之中,却仍具有生命,它们需要转向创造者,在生命的泉源中汲取越来越充沛的生机,瞻依于创造者的光辉中,才能进入纯全、光明、幸福的境界。

这样,我好像“在镜中”看见了天主的“三位”,也就是看见了你、我的天主:你“圣父”,在我们的“元始”中,在你所生的、和你相等的,与你同是永恒的智慧中,也就是在你的“圣子”中,创造了天地。上面已经谈了许多关于“天外之天”、混沌空虚的地和黑暗的深渊;我也说过这个精神的、漂流不定的元气必须归向你、生命之源,受到光照,然后成为美丽的生命,成为水与水区分后形成的天地之外的另一重天。

我从天主的名称找到创造天地的“圣父”,从“元始创造天地”的元始一语找到“圣子”;根据我们信仰所相信的天主三位,我便在圣经中探求,看到“你的神运行在大水之上”。圣父、圣子、圣神,那不是三位一体的天主,万有的创造者吗?

真理之光,我把我的心靠近你,我怕它教我沉湎于空虚;请你扫除它的黑暗。请你告诉我,我恳求你,我通过慈祥的母亲——教会——恳求你,请你告诉我为何你在提出天地、混沌空虚的地和深渊上面的黑暗后才提到你的“神”?是否为了说明“运行”二字,必先说明在什么上面运行,然后能理解?“圣神”不在圣父、圣子之上、下面没有什么,便不能说在上面运行。提到“圣神”,只能说他在什么上面运行,因此必先说明下面是什么。但为何提到“圣神”,只能说他在什么上面运行呢?

从此起,谁能理解的,请他跟随着使徒保罗。使徒说:“你所赐给我们的圣神把你的爱灌注在我们心中”,[7]使徒教导我们有关精神方面的事情,指示我们爱的奇妙的道路:他跪在你面前,为我们代求,使我们认识“基督超越一切的爱”。[8] 

因此,“圣神”自始即“超越一切”,“运行在大水之上”。

可是我将向谁说明,用什么话来说明:沉重的私欲拉我们堕入幽阴的深渊,而通过你的运行在大水之上的“圣神”,爱使我们上升?我将向谁说明?用什么话来说明?我们在下沉呢,还是在上升?这不是空间中的沉浮。这比拟既是很相像,又是大不同。我们的情感,我们的爱好,我们精神上的垢污构成了我们重重烦累,使我们下沉,而你的圣善使我们向往你的安宁,拯拔我们上升,使我们举心向上,向着你,到达“你的神在大水上面运行”的境界,我们的灵魂穿过“无质的大水”,[9]将进入无上安息。

天使堕落了,人的灵魂也堕落了,二者说明一切精神受造物的深渊是处于那样的无底黑暗中,幸而你在开始时就说:“有光!”,便有了光;你的天都的一切神灵都服从你,依附你,安息于你的“圣神”、凌驾乎一切可变事物之上而永恒不变的“圣神”之内。否则你的天外之天、本身即是一个黑暗的深渊;而现在却是“主里面的光明”。[10] 

堕落的精神受造物被剥去你的光明的衣服,处于可怜的忧患之中,充分说明你把具有理智的受造物提拔到多么崇高的地位,说明只有你才能使他们享受到幸福的安息,同时也说明他们不能自己满足自己。我们的天主啊!你将照明我们的黑暗:我们光明的衣服来自你,“我们的黑夜将如白昼”。[11]

请把你赐给我,我的天主啊,请把你还给我:我爱你,假如我爱得不够,请使我更爱你。我不能衡量我的爱,不知道我的爱欠缺多少,该增加多少才算足够,请促使我的生命投入你的怀抱而不再离开,直到融合于“你神妙的容光之中”。[12]我仅仅知道这一点:除非在你怀中,否则无论在我身内身外,我只会感到彷徨不安;即使金玉满堂,只要不是我的天主,为我都是瓦砾。  

但“圣父”或“圣子”是否不运行于大水之上呢?

如果视为一个物体浮游于空间,则“圣神”也并不如此;如果指超越一切可变事物的不变神性而言,则圣父、圣子、圣神都运行于大水之上。

但为何独指“圣神”呢?为何仅仅对“圣神”要虚拟一个并不存在的空间呢?因为仅仅称“圣神”是你的恩宠:在这恩宠之中我们憩息,我们享受你,而我们的憩息即是我们的安宅。

爱把我们送到这安宅之中,你的“圣神”顾念我们的卑贱,把我们从死亡的门户中挽救出来。我们在良好的意愿中享受和平。物体靠本身的重量移向合适的地方。重量不一定向下,而是向合适的地方。火上炎,石下堕。二者各受本身重量的推动,各从其所。水中注油,油自会上浮,油上注水,水必然下沉;各为本身的重量推动而自得其所。任何事物不得其所,便不得安定,得其所便得安定。我的重量即是我的爱。爱带我到哪里,我便到哪里。你的恩宠燃烧我们,提掖我们上升,我们便发出热忱冉冉向上。我们的心灵拾级上升时,唱着“升阶之歌”。[13]你的火,你的有益的火燃烧我们,我们在迈进,向着耶路撒冷的和平上升,“听到我们要到主的圣殿去,我是多么高兴!”[14]良好的意志把我们安置在哪里,我们只求永远定居在哪里,别无其他愿望。

一个受造物能不遭遇其他景况,真是造化!假如它在受造的同时,得不到运行于一切可变事物之上的“恩宠”,没有你的命令说:“有光!”便有了光,而获得超拔,则势必与现在不同。在我们身上,划分为两个时期,先是黑暗,后成光明。对于那一种受造物,圣经仅仅指出它如果不受光照将是如何,说它将是漂流不定、将是黑暗,这是为了说明它所以不如此而如彼的原因,说明它所以能转向不息之光、自身也成为光的原因。谁能领会的,希望他领会,希望他能求你,希望他不要和我纠缠,好像我即是“照耀世人”[15]之光。

十一

谁能明彻全能的天主的三位呢?可是谁不在谈论三位一体?谈的真是三位一体吗?关于天主的三位,不论谈什么,极少人能知道自己究竟在谈什么。人们在议论,争辩,但没有内心的和平,谁也不能得其真谛。

我愿意人们对自身的三个方面思索一下。这三个方面和天主的三位当然大相径庭,我提出来只是为了使人们学习、钻研,能体会出二者的差异。

我所说的三个方面是:存在、认识和意志。我存在,我认识,我愿意:我是有意识、有意志;我意识到我存在和我有意志;我也愿意我存在和认识。

生命在这三方面是多么纯一而不可分割:一个生命,一个思想,一个本体;不可分割却又截然分清。谁能领会的,希望他细细体会。希望每人面对着自身,观察自身,然后答复我。

即使有人在其中捉摸到一些,能表达出来,也决不可自以为捉摸到超越一切的不变本体,这不变的本体是永恒不变地存在着,永恒不变地思维着,永恒不变地愿意着。是否由于这三方面而有“三位”?是否每一位具有这三方面,是一而又三?是否三位兼有二者,兼有妙不可言的纯一性和复杂性,在无限的本体中,在浩无涯际的纯一性中,即以自身为对象,永恒不变地存在着,认识自己,愿意自己?谁能轻易领会呢?谁能用什么方式表达出来呢?谁敢冒失地作出什么肯定呢?

十二

我的信仰,你继续忏悔吧,向你的天主说:“圣、圣、圣、我的主、天主!”我们是因你父、子、圣神之名领受了“洗礼”,我们因你父、子、圣神之名给人行洗礼,因为天主通过他的基督,也在我们中间创造了一个天地,就是教会的精神部分和肉体部分,我们的“地”在领受你的圣道的范围之前,也是混沌空虚,被愚昧的黑暗所笼罩,因为你“因人的罪而惩罚他”,[16]“你的审判犹如一个无底的深渊。”[17]

  但你的“圣神”运行于大水之上,你的慈爱并不漠视我的困苦,你说:“有光!”“你们应该悔改,因为天国近了”。[18]你们应该悔改;有光!我们内心惶惶不安之时,“从约旦地方”,“从那个和你并高、为我们而自卑的山上”,[19]我们想起你,我们厌恶我们的黑暗而转向你,便有了光。为此我们“过去一度黑暗,而现在已是在主里面的光明”。[20] 

十三

可是我们依旧是“凭借信仰,而不是凭着目睹”。[21]“我们是靠希望而得救。”[22]“希望看见后,已不是希望了”。[23]“深渊虽则还在向深渊发出呼号,但是在你的瀑布声中”。[24]虽则使徒保罗说:“我对你们说话,不能如对精神的人,只能如对肉体的人”,[25]但也自认没有把握,因此要“忘却以前种种,努力于当前种种”,[26]他在沉重的负担下呻吟着,他的灵魂渴望着永生的天主,“如麋鹿渴望溪水”;[27]他喊道:“什么时候我能到达?”他“深愿获得来自天上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28]他对下面的深渊说:“不要模仿这世界,要变化气质,重建新心”,[29]“在心志上不要作稚子,在恶事上当作婴孩,在心志上当为成人”,[30]“无知的加拉太人,谁迷惑了你们?”[31]这已经不是保罗的声音,而是你的声音了;你通过升天的主耶稣,自天派遣了你的“圣神”,疏凿了你的恩泽的瀑布,使欢乐的急流灌溉你的圣城。

“新郎的朋友”[32]所太息想望的就是这圣城;他虽已“拥有圣神的鲜果,但心中还在叹息等待儿子的名分和身体的救赎”[33]。他向圣城叹息,因为他是“新妇”[34]的肢体;他为圣城而努力,因为他是“新郎的朋友”;他是为圣域而不是为自己努力,因为他是用“你的瀑布的声音”,而不是用自己的声音,向另一个深渊发出呼号,这深渊是他努力与忧惧的原因,他害怕“人们的心流于邪僻而失去在我们的新郎和你的独子中的淳朴,和夏娃受诡诈的蛇诱惑一样”。[35]我们能当面看见他的时候,那种光明将是多么灿烂!这时别人责问我们:“你们的天主在哪里?”我们日夜以眼泪为粮食的时期也将成为过去了。

十四

我也要问:我的天主,你在哪里?你究竟在哪里?“每当我向我自己吐露肺腑,发出欢呼赞美之声,发出节日的歌声”[36]时,我能暂时在你怀中呼吸。可是我的灵魂依旧闷闷不乐,因为它重新堕落,成为深渊,或更好说,它觉得自己依旧是一个深渊。我的信仰,你在黑暗中燃点在我面前的信仰对它说:“我的灵魂,你为何忧闷,为何扰乱我?你在天主内盼望着。”[37]“他的道是引导你举足的明灯。”[38]希望吧,坚持着,直至万恶之母的黑夜过去,直至主的义怒过去,我们从前曾是义怒之子,曾是黑暗,我们还把黑暗的残余带到犯罪而死亡的肉体中,直到曙光驱除阴影。在天主内盼望着:早晨我即将站立起来,我将凝神谛观,我将永久歌颂他。早晨我将站立起来,我将看见我的拯救者,我的天主,他将因居住在我们心中的“圣神”而复活我们的肉体,因为“圣神”慈祥地运行在我们黑暗漂流的心灵之上。为此,我们在羁旅之中已经得到保证,日后将成为光明:我们已经因希望而得救,已是“光明之子,白昼之子,不再是过去的黑夜之子,黑暗之子”。[39]

在二者之间,在人类变化不定的意识中,只有你能区分,因为你洞悉我们的心,你“称光为昼,称暗为夜”。[40]除了你,谁能鉴别我们?“我们有什么不受自你的呢?”[41]“从同一团泥,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而另一块作成卑陋的器皿。”[42]  

十五

我的天主,你在我们上空,在你神圣的经典中,又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权威的穹苍,除了你谁能如此?“天将被卷起,犹如书卷”,[43]而现在却和羊皮一样在我们上面展开。自从你所委任传授我们圣经的人死去后,圣经的权威更崇高了。主啊,你知道人类因犯罪而将遭受死亡后怎样穿上了皮衣[44]。因此,你如用羊皮一般,展开了你的圣经的天,把你的融合无间的圣训通过死亡的人递相传授,展开于我们上空。这些人虽已去世,而你通过他们传授的圣训获得了更巩固的威权,更崇高地伸展于它所复庇的一切事物之上,他们生前尚未能见到圣经如此崇高地开展着,因为你尚未把圣经的天如羊皮一样展出,尚未把他们身后的声名传播于遐迩。

主啊,请许我们瞻仰这一片青天、你手造的工程,请驱散你用以遮蔽我们视线的乌云。在这天上有你“启发孩童智慧的指示”。[45]我的天主,“请你由婴儿及哺乳者的口里完成你的光荣”。[46]我们找不到其他书本能如此摧毁骄傲,击败敌人,击败那些回护自己的罪恶而拒绝与你友好的人。主啊,我从未读过如此纯粹的言论,能如此督促我忏悔,如此压服我的双肩来接受你的轭,如此勉励我不计酬报地奉事你。我的慈父,巴不得我能透彻这些言论,请你鉴察我的虚心而赐与我,因为你的谆谆教诲就是为虚心受教的人。

在这青天之上,我相信有另一种水,不朽的、不受尘世玷污的水。请这些天上的子民、天使们赞颂你的圣名,他们不需要俯视这青天,不需要通过阅读而认识你的圣训。因为他们永远瞻仰着你的圣容,不通过时间的文字读到你永恒意志所愿意的一切。他们在阅读,在体味,在热爱。他们永远在阅读,而他们所阅读的从不会消逝。他们以体味热爱来阅读你的永恒不变的决定。这书册从不会翻没或卷起来,因为你就是他们的书,而你是永恒存在的;因为你安置他们在这个穹苍之上,使穹苍复庇下的凡人矫首仰视,认识你的慈爱如何在时间之中昭示了时间的创造者。主啊,“你的仁慈上凌霄汉,你的真理达于云际”。[47]云在过去,但天是留着。传播你的圣训的人们从此生进入另一生活,而你的圣经将永久复庇着万民直至世界末日。但“天地要过去,你的话不会过去”。[48]因为羊皮将卷起来,所复庇的芊眠芳草也将消失,而你的话却永久常在。你的话不露真相,仅在云雾隐现之中,通过苍天的镜子显示于我们,因为我们虽则已得到你的圣子的爱,但“将来如何尚未显明”。[49]圣子通过肉体的网,抚摩我们,燃起我们的热爱,“我们追随着他的芬芳”。[50]“他一朝显现,我们将和他相似,将看见他的本来面目”。[51]主啊,看见你的本来面目,这是我们尚未享受到的权利。

十六

只有你是绝对的存在,同样只有你才真正认识:你是不变地存在着,不变地认识着,不变地愿意着;你的本体不变地认识、愿意着;你的理智不变地存在、愿意;你的意志不变地存在、认识着;在你看来,受你光照的可变受造物,要和你一样认识你不变的光明,这是不合理的。为此,我的灵魂在你眼中犹如“一片干旱的土地”,[52]因为我的灵魂不能光照自己,也不能浇灌自己,因此只有到你生命之泉边,同样也只有在你的光明中能看见光明。

十七

谁把苦涩的“水”[53]汇集在一起?这些苦水有同一的目的,即暂时的,现世的幸福;虽然芸芸众生随着纷至叠来的欲望,如波涛起伏,一切都回旋于这个目标之内。主啊,除了你,谁命令“天下的水汇集在一起”,而涌现企望你的陆地?“海是你的,是你造的;陆地是你的,是你亲手造的”,[54]因为不是苦涩的意志,而是汇集在一处的水名为海。你约束了人类的贪欲,定出界限,防止横流,迫使波浪自相撞击,这样依照你统摄万有的纲纪,你造了海。

至于那些渴望你、在你眼前的灵魂,你为他们另作安排,把他们区分开来不和海接触,用神秘的、甜蜜的水灌溉他们,使陆地生出果子;我们的灵魂遵照了主、天主的命令,“各从其类”[55],结出仁爱的果实:爱护别人,在物质需要上帮助别人;灵魂由于肖似天主的一面,本身包含着爱的种子,从自身的忧患产生了同情心,肯帮助别人的需要,一如我们自己在同样的困难中也希望得到别人的帮助。这种帮助,不仅在乎轻而易举的事情上,犹如一棵小草,也包括大力的援助照顾,犹如一株结成果实的树,即是能加恩于人,用公平正义的有力支援,如树荫一般复庇别人,从强暴者的手中解救被蹂躏的人。 

十八

主啊,你经常散布快乐与力量,我恳求你,请你使“真理由地上长出,正义从天下视”,[56]使“天际出现光体”。[57]使我们能“把我们的饼分给饥饿的人,将飘泊的穷人接引到我们家中,见赤身的给以蔽体的衣服,不要轻视和我们同类的亲人”。[58]

如果我们土地上长出这些果实,请你重视,因为这是良好的。希望我们的光明能及时发射,希望我们所收获的行动果实能上升而获得谛观生命之道的真趣,能附丽于你的圣经之天,成为照明世界的“光体”。

在圣经中,你和我们谈论,教我们区分属于理性的事物和属于感性的事物,如昼夜的不同,教我们区分追求理性事物的人和追求感性事物的人。你在创造穹苍之前,潜神默化,剖判了光明和黑暗,现在不如此,你的恩宠已昭示于宇宙,你所造的精神体已秩然有序地安置在同一穹苍之中,照耀着大地,“分别昼夜,指定时节”[59],因为“旧的已经过去,一切变成新的了”,[60]因为“我们得救之日比初信之时更近了”,因为“黑夜已深,白昼将近”,[61]因为“你的祝福弁冕于你的年月”,[62]你已派遣工人收割别人播种的庄稼,你又派工人另播种子,等到世界末日收割。

你接受了义人的志愿,祝福了他们的岁月,但“你是始终如此,你的岁月没有尽期”,[63]正如你为消浙的岁月所准备的粮仓。

按照你永恒的计划,你在适当的时间,把天上的恩泽施于大地:“有些人蒙圣神赐他智慧的言语”,[64]作为“宏大的光体”,犹如皎洁的晨曦,专为那些爱好真光的人们:“有些人蒙同一圣神赐他们知识的言语”,好比“小的光体”,其余则或蒙受信仰,或能医治疾病,或能行灵异或能知未来,或辨别神的邪正,或畅通万国方言,这一切犹如星光。而一切都由同一圣神的化工,随己意而分给各人”,使众星拱列,为众生造福。

“知识的言语”包罗众妙,随时代而变化,犹如月魄的有盈有亏;至于上文拟为星辰的其他恩赐,则和智慧的光华相差甚远,前者不过是黑夜的开始,后者即是白昼的先导;但这些星辰之光也是需要的,你的非常明智的仆人用此晓喻具有凡骨而不属于精神的人,而智慧的妙谛则仅传授给出类拔萃的人。

寻常血肉的人,“在基督中犹如哺乳的婴孩”[65],等他们壮大后,才能正式饮食,然后能受得住太阳的光耀。他们不应自以为被弃于黑夜之中,应以月亮与星辰之光为满足。

天主啊,你在你的圣经中,在你的穹苍中,非常明智地和我们谈论这一切,使我们能在奇妙的谛观中,辨析一切,虽则我们还受到“记号、时节、日子、年岁”[66]的限制。

十九

但最先“你们要洗濯,要澡雪自己,从你们心中除掉我所见的恶行”,使“陆地出现”;“要学习行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辩屈”,使地上长出有用的草和果树;“主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67]使天际出现“光体”,照耀大地。

那个富人“问良善的老师,该做什么,才能得永生?良善的老师,耶稣——那富人只当他是一个凡人,但他确是良善的,因为他是天主——对他说:“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摆脱罪恶的苦水,“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妄证”,才会出现陆地,结出孝敬父母、爱人如己的果实。那人说:“这一切我都遵守了”,田地肥沃,怎会生出荆棘呢?——去芟除悭吝的榛莽,“变卖你所有的,分施贫乏”,充实你的庄稼,“积财于天上,并且你若愿意做一个完全的人,跟随主”,[68]加入那些聆听着认识一切、区分日夜的天主谈论智慧的人们中间,这样你也能认识,这些人将成为天上的“光体”照耀你;但如你的心不在天上,便不可能如此,而你的财产如不在天上,你的心也不会在那里。这是那位良师的教诲。那块硗瘠的地听了闷闷不乐,长出荆棘,芜没了天主的道。

但你们是特选的子民,是“世上软弱的人”,[69]你们放弃了一切,跟着主走。跟着他走吧,使强壮的人羞愧,用你们清洁的双足,跟着他走,在天际发出光明,使“诸天颂扬主的荣耀”[70],分别纯全者——虽则还不像天使——的光明和孩子们——但并非绝无希望的人——的黑暗;你们该照耀大地:旭日当空的晴天将向白昼播告“智慧的言语”。素月流辉的夜晚将向黑暗播告“知识的言语”。月和星照临着夜色,而黑夜并不能损益它们的光辉,因为它们是按照黑夜所能接纳的程度而发光。这犹如主说了:“天空要有光体!”“忽然有声来自天上,恍若大风吹过,又有炎炎如舌的火光分降于每人头上”,[71]天空出现了具有生命之道的光体。神圣的火焰,灿烂的火焰,你们到处飞扬吧!你们是世界的光明,不应压束于斗下;凡接受你们的,受到荣显,也荣显你们。你们应到处飞扬,照耀天下万民!

二十

“使水滋生蠕行的生物!”[72]使海怀孕,产生你的工程!由于水能区别尊卑,便成为天主的喉舌,天主通过它说:水不要滋生地面上的有灵之物,而滋生蠕行的生物和翱翔天空的飞鸟。天主啊,这些蠕行的生物即是你的“圣事”。它们凭借圣贤们的行动,游于尘世痴迷的波浪中,用你的名义,使人类受到你的“洗礼”的润泽。从此出现了种种宏伟的奇迹,犹如庞然巨鳞,而传播你的言语的使者则飞翔于上空,在你圣经的穹苍中,不论他们在哪里栖息,都有你圣经的威力呵护,因为这“不是无声无息的言语,他们的喊声,他们的言语传遍于天涯地角”,[73]因为你祝福他们,使他们繁盛。

是否我在哄人?是否我把天上事物的明确概念和穹苍之下波涛汹涌的海洋中的物质事物混淆不分呢?有些事物的概念是已经确切规定,世世相传,绝无增损,犹如智慧与知识的光明,但这些概念同时牵连到繁衍的、各式各样的物质行动,在你天主祝福之下,彼此相生,孳乳繁息:你顾念我们感觉的喜新厌旧,因此使唯一的真理,通过肉体的行动,在我们思想中构成形形色色的想像而表达于外。

水能滋生这一切,但是依恃你的“道”。由于人类远离了你的永恒真理,才需要溢生这一切,但也仅仅在你的“福音”之中,因为这一切虽出于水,但必须凭借你的道,才能使它们在苦涩凝滞的水中滋生。

万有是美好的,因为是你创造的,但你,万有的创造者,更是无比美好。假如亚当不堕落,那末从他怀中不会流出海洋的苦水,即怀着深度的好奇心,暴风雨般的傲气和不能自持的躁妄的人类。也不需要传授你的圣经的人,在水中,用物质的和可感觉的行动,把你的奥妙的行动和言语表达出来。我是如此解释“蠕行的生物”和“飞鸟”:人们即使得到这些象征的润泽、陶冶,也不能越出他们所隶属的物质“圣事”的界限,除非他们的灵魂能获得更上一层的精神生活,在“道”的启发之后,造诣到纯全的境界。  

二十一

为此,由于你的圣“道”,已不再从海洋深处滋生蠕行的生物和飞鸟,而是从脱离苦水后的陆地上长出“有生命的灵魂”。[74]

这灵魂不再和被水淹没时一样,需要外教人所必须的“洗礼”,因为从你规定了入天国的条件后,别无其他门径进入天国。这灵魂在信仰方面也不再要求灵异奇迹了,因为他已不再是,“不睹奇迹灵异决不相信”[75]的人了,因为信徒的陆地和不信者的苦海已经分清,而“通晓万国方言不是为信徒,而是为警告不信的人”。[76]你在水上建立的陆地,也不再需要海水遵照你的道而滋生飞鸟了。请你派遣使者向大地传布你的“道”。我们仅能传达他们的事业,惟有你才能在他们身上行动,创造有生命的灵魂。

陆地产生灵魂,因为陆地是这些工作所以能创造灵魂的因素,犹如海是产生“蠕行生物和天空飞鸟”的因素。地已经不需要这些动物了,虽则在“你为信徒所准备的筵席”[77]上还供着捕自水中的鱼;因此水中捕鱼不过为了供养陆地;飞鸟是海的产物,但在陆地上繁殖。最先传布福音的原因是由于人们不信宗教,但信徒也每天从福音中获得各式教训和祝福。至于有生命的灵魂则生自大地,因为捐弃尘世的浮华,仅仅为信徒有用,使他们为你而生活;灵魂如果生活在逸乐之中,生活在宴宏鸩毒之中,是虽生犹死,因为你才是使心地纯洁者获得充沛生气的逸乐。

使你的工作人员不要再像在不信的海水中布道时通过灵奇、通过神秘隐语来轰动愚昧,因灵异的威慑而产生敬仰——这是亚当逃避你的圣容,子孙成为深渊后,走向信仰的途径——希望他们犹如在和深渊截然分清的地面工作,在信徒前生活,成为信徒的模范,促使信徒取法。

这样信徒不仅闻其所闻,而且也躬行实践:“寻求天主吧,你们的灵魂将生活着”,[78]使大地生长有生命的灵魂。“不要取法世俗”[79],应防止受世俗沾染。你们的灵魂因追求世俗而死亡,惟有逃避世俗才能生活。你们该防止残酷横逆的骄傲,丧人神志的快乐,自欺欺人的学问,使它们成为降伏的野兽,驯服的家畜,无毒的长虫。这些都象征灵魂的趣向:妄自尊大,纵情佚乐和好奇的鸩毒,都是灵魂死亡后的行径,因为灵魂虽说死亡,但仍不能冥然不动:灵魂离开生命之泉而死,被消逝的世俗所收拾,也就亦步亦趋跟着世俗。

天主啊,你的“道”是永生的泉源,不会消逝,因此不容许我们离开你的圣“道”。你的“道”对我们说:“不要取法这个世俗,使大地在生命的泉源中生长有生命的灵魂”,一个纯洁的灵魂,能在你的道中,凭借福音的作者们,仿效那些仿效你的基督的人。这便是“各从其类”[80]一语的意义。因为朋友之间才能彼此相效,所以使徒保罗说:“你们要像我,因为我也像你们”。[81]

这样,在有生命的灵魂上,有驯良的仁兽,因为你命令过:“进行工作时应当谦和,你就为人所喜爱”:[82]有良好的家畜:“不吃无损,吃也无伤”;[83]有良好的、不会毒害人的蛇,它们能机警地防范着,它们享用自然,仅仅为了使人从受造之物进而辨别永恒、认识永恒。这些动物出离了死亡的道路,成为良好的动物,为理智服务。

二十二

主,我们的天主,我们的创造者,我们的情感一朝摆脱了促使我们趋向败亡的耽玩世俗之心,我们的灵魂才度着良好生活而开始真正的生命,这样实践了你通过使徒而诰诫我们的话:“不要随从世俗”,因此也实践了你接着说的:“要变化气质,重建新心。”[84]你不教我们“变化”“各从其类”,不教我们仿效前人或仿效生活比较良好的人。因为你不说:“造人,各从其类”,却说:“我们要照我们的肖像造人”,[85]使我们能从此体味出你的圣意。

为此,传授你的言语的人,通过福音而生育儿女,不愿始终如乳母的乳育婴孩,所以说:“你们要变化气质,重建新心,为了体验天主尽善尽美的圣意。”[86]为此,你不说:“造人”,而说:“我们要造”;不说:“各从其类”,却说:“依照我们的肖像。”[87]一人的心刷新后,能辨别、能认识你的真理,不需要别人的指引,便不需要“各从其类”了;他得到你的指示,自己能体验你的尽善尽美的圣意;他受你的教导,已能领略三位而一体、一体而三位的天主。为此,你先用复数说:“我们要造人”;后用单数说:“天主造了人”;你先用复数说:“照我们的肖像”,接着用单数说:“照天主的肖像。”[88]于此可见,一人的刷新是为了认识天主,依照造物主的肖像,这样精神化以后,他“裁判一切应受裁判的事物,而他自身则不受裁判”。[89] 

二十三

“裁判一切”,就是“管理海中的鱼,空中的飞鸟、牲畜和大地,以及地上所有的蠕行昆虫”。[90]此项权力的行使是通过理智,理智使他“领会圣神的妙理”。[91]但“人在尊荣之中而不悟,则是自沦于无知的畜类,变成和畜类一样”。[92]

我们的天主,在你的教会中,按照你所赐的恩宠——因为“我们是你缔造的,是属于你的良好的工程”[93]——不仅有凭借圣神而统治的人,也有凭借圣神而被统治的人,因为你在你圣神的恩宠之中“造了男人和女人”,[94]而在恩宠中,以性别论,“没有男女之分,也不分犹太人、希腊人,奴隶或自由人”。[95]因此凡“属于精神的人”,不论是统治者或被统治者,都能凭借圣神而裁判。但他们不能裁判照耀穹苍的精神思想,因为他们不能裁判如此崇高的权力;——也不能裁判你的圣经,虽则圣经中有艰深难解的文字;对此我们的理智只能服从,即使我们不能了解,但知道所说的一定真实不虚,我们只有坚信不疑,因此一人即使属于圣神,已重建新心,依照造物主的肖像认识了天主,但仍是法律的执行者,而不是裁判者;——也无权判别哪些人属于圣神,哪些人属于肉体,只有你洞悉二者的区别:如果他们行动中丝毫无所显示,则我们不能从“果实”来认识他们,但他们完全暴露在你,我们的天主的眼中,你早已认识他们,你在创造穹苍之前,在冥冥亭毒之中,已经加以分别召唤。一人即使属于圣神,也不能裁判尘世的众生,因为“外界之人用不到他裁判”,[96]因为他不知众生之中哪些人将享受你的甘饴的恩泽,哪些人将永久沉沦于不信的苦海。

因此,依照你的肖像而造的人,对于“天上的光体”,对于奥妙的天,对于创造穹苍前的昼夜,对于汇合在一处的水,都没有权力。但他有权“管理海中的鱼,天空的飞鸟,牲畜和大地,以及地上所有的蠕行昆虫”。

他能裁判的——亦即正确的可以赞同,不正确则加排斥的——是有关你的慈爱从水中拯拔出来的人们领受圣事的条例,有关供给信仰的大地享食的、捕自水中的“鱼”[97]的礼仪,有关一切服从你的圣经权威的言论,亦即一切从口中发出的惊叹、阐述、辩析、称扬、呼号你的声音,以及信徒答应的“阿们”,[98]如天空的飞鸟;这些言论,从物质的声音方向,起源于尘世的深渊与盲目的肉体,肉体不能看见思想,必须用声音来敲击耳鼓,因此飞鸟即使在陆地上繁殖,但亦源出于水。

属于精神的人所能裁判的——亦即正确的加以赞同、不正确则加以排斥的——是有关信徒的行动、习尚和他们救济贫困的功夫,这犹如大地所结的果实。他还能裁判“有生命的灵魂”,这些灵魂的情欲以及通过感觉所得到的一切已被纯洁、斋戒、诚意所驯伏。总之,凡他有权纠正的,便有权裁判。

二十四

主,你祝福了人类,教人类“生育繁殖,布满大地”。[99]这究竟指什么?有什么奥妙在内?是否在这件事上,你并无其他用意,要我们有所领会?为何你称“光”为“昼”时,未尝祝福光,也未尝祝福穹苍、日月星辰和大地海洋?天主啊,如果你不祝福水族大鱼,教它们“孳生繁殖,充满海洋”,[100]我真想说你是依照你的肖像造了人,所以单把祝福之恩赐给人类;如果你也祝福树木花草牲畜,我便要说这祝福是专为那些能孕育蕃息的东西。但你没有对花草树木牲畜蛇虫说:“衍生繁殖吧”,虽则它们也和游鱼飞鸟人类一样,孳生繁殖,绵延它们的种类。

我有什么可说呢?我的光明,我的真理,这句话不是毫无意义吗?不是废话吗?当然不是,慈爱的父亲啊,你的“圣道”的仆人决不敢如此说的。即使我不懂这一语的意义,我希望有比我更好、比我更聪明的人,按照你赋畀每一人的理解力,能更好地领略其中意义。

主啊,请你至少接受我在你面前的忏悔,我相信你如此说不是徒然的,我还要说出我读这段文字后所有的感想。此外,我也看不到有什么能阻止我领略圣经文字的象征意义。因为思想构成一个概念,而具体事体能用无数方式表达出来,反之,具体事物的一个概念,思想能用各种方式加以领会。臂如“爱天之爱人”这样一个简单的概念,可以用多少象征、多少语言具体表现出来,而每一种语言又有多少说法:

水中的生物便是这样孳生繁殖的。读者可以注意到这一个例子:圣经上“在元始天主创造天地”一语,除了错谬欺人的见解外,根据正确的观点,不是能有多种解释吗?

人类的嗣胤便是如此“孳生繁殖”的。

观察事物的本性,如果不考虑象征意义,仅仅着眼于具体,则一切从“种子”产生的,都符合“滋生繁殖”一语。但如着眼于象征意义——我以为圣经所以把祝福仅限于水中生物与人类,真谛即是如此——则无论在精神与物质受造物中,——犹如在天地之中,——无论在良好的与败坏的灵魂中,——犹如在光明与黑暗之中,——或在传授圣经的神圣作者中,——犹如在诸水之间的穹苍,——或在痛苦的人类社会中——犹如在海洋之中,——或在虔诚信徒的持身方面——犹如在陆地之上,——或在现世的慈善工作方面,——犹如在花草果树之间,——或在专为造福他人的精神恩宠方面,——犹如在天际的“光体”内,——或在有轨有则的情感方面,——犹如在“有生命的灵魂”——我们都能找到芸芸众生。

在这一切之中,众生都在生长蕃息;但所谓“孳生繁殖”是在乎具体表现和思想概念方面,即同一事物能用各种方式表现,而同一表现形式能用各种方式去理解。

具体表现,犹如水族的孳生,为我们沉溺于罪恶的肉体是必须的;而思想概念则犹如人类的嗣胤,是由我们理智所诞生。

主啊,我们认为你所以仅命水中生物与人类说:“孳生繁殖”,原因在此。因为在这“祝福”中,你使我们能用多种方式表达同一概念,又能用多种方式理解同一的、隐晦的概念。这一切“充满海洋”,海水的波动是由于圣经的不同解释;大地也布满人的后嗣,大地的干燥是由于渴求真理,但大地是属于理智范围。

二十五

主,我的天主,我还要谈谈你的圣经下一节给我的启发,我将毫无顾虑地谈出,因为我只谈真理,而且是你启发我,要我读了这些文字而加以宣说。除你外,我相信没有一人能启发我谈论真理,因为“你是真理”,[101]而“人都是虚伪的”,[102]“谁说谎,是出于自己”,[103]为此,我要谈真理,只能依据你。

你把“地上所有结子的菜蔬,一切有果实而能传种的树木,给我们作为食粮”。[104]你不仅给我们,也给“天空的飞鸟,地上的走兽和蛇虫”,[105]但不给与鳞介和鲸鲵。

我们已经指出地上的果实是象征着各种慈善工作,是肥沃的大地供应我们之所需。譬如“你所爱怜的阿尼色弗一家”[106]便是这样的土地,这一家“屡次使保罗畅快,并不以保罗的锁链为耻辱”[107]。同样那些“来自马其顿、接济保罗的困乏的弟兄们”[108]也如此做了,结出了这样的果实。但保罗也痛心有些树木不结应结的果子,他说:“我初次申诉时,没有人来帮助我,竟然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于他们”。[109]凡以合乎理性的道理教导别人,使人能领略神圣的奥蕴,理应享受这些果实。他们作为人,应享受这些果实;作为“有生命的灵魂”,以克己精进成为他人的模范,应享受这些果实;作为“天空的飞鸟”,由于他们的“言语传到天涯地角”,[110]使大地因他们而充满着祝福,也应享受这些果实。

二十六

凡取食这些果实时感到快乐的人,才能享受这些果实。反之,谁“以口腹为神道的”,[111]便感觉不到其中滋味。至于供应这些果实的人,真正的果实,不是果实本身,而是他们的好意。

因此我完全看出这位奉事天主而不奉事口腹的使徒所以快乐的原因,我也和他同乐。他从以巴弗提手中收到了腓立比人的馈遗,[112]但我看出他所以快乐的原因。他所享食的即是使他快乐的原因,他也直认不讳:“我在上主之中非常欣慰,因为我终于看见你们对我如此关怀,这种关怀之心,你们前所曾有,但未几即已厌倦”。[113]这些腓立比人曾经感受长期的厌烦,似乎不再结出善行的果实,使徒的喜乐是由于他们重新开花结果,而不是因为他们接济他的拮据。因此他接着说:“我并不因缺乏而说这话,我无论在什么景况中都能知足。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温饱、或饥饿、或有余、或不足,随时随地我都能应付。我依靠加给我力量的主,能应付一切”。[114] 

伟大的保罗!什么是你快乐的原因?什么使你快乐?什么是你的饮食?你是“依照创世者的肖像而认识天主的新人”,[115]你是具“有生命的灵魂”,你如有翼能飞的妙舌,用以宣扬天主的妙谛。如此的灵魂才相称有这样的饮食。什么是你的饮食?快乐。听他接下去说的话:“你们能和我同受患难,这是好事”。[116]这便是他的快乐,这便是他的饮食:是因为他们做了好事,而不因为解除了他自身的患难。他对你天主说:“在困苦之中,你使我心泰然”,[117]因为他在加给他力量的天主中,知道如何应付有余或不足。他还说:“你们也知道我初传福音、自马其顿出发时,没有其他教会与我合作,只有你们和我通有无;我在帖撒罗尼迦时,你们一再派人供给我的需要”。[118]他的快乐是由于他们恢复这些善举,正如荒芜之地重成膏腴而滋长花果。

他说:“供给我的需要”,这不是为了自己的需要吗?不是为此而快乐吗?不、不,因为他接着说:“我不求馈赠,我求果实。”[119]我的天主,我从你处学会了如何分别馈赠与果实。馈赠是别人送给我所需要的东西,如银钱、饮食、衣服、房屋或其他资助。果实是指赠与者良好而纯正的心意。我们的良师耶稣不仅仅说:“谁接待先知”,还附加说:“因先知的名义”;不仅仅说:“谁接待义人”,还说:“因义人的名义”,然后能得到先知和义人的赏报。也不仅仅说:“以一杯凉水给这些小子中的一个喝”,还说:“因门徒的名义”;最后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一定失不了他的赏报。”[120]接待一位先知,接待一个义人,给门徒喝一杯凉水,这是馈赠;“因先知的名义”、“因义人的名义”、“因门徒的名义”,这便是果实。以利亚受寡妇供养的便是这样的果实,寡妇知道供养着天主的人,也为此而供养以利亚;至于从利亚得自乌鸦的饼,[121]则是馈赠;吃饼的不是以利亚的内心,而是以利亚的外表,以利亚的肉体,这肉体能因缺乏这种饮食而死亡。  

二十七

主啊,我愿在你面前倾谈真理。那些愚昧者和不信仰者需要“鳞介和鲸鲵”所象征的玄妙的灵异和伟大的奇迹,才肯学习信仰,接受信仰;他们款待你的孩子们,在某些生活需要上有所资助,他们并不知道因何如此,目的何在;其实前者并不供养后者,后者也不受前者的供养,因为前者如此做并不本着一种神圣的、正确的心意,后者既然看不见果实,也并不因前者的馈赠而快乐。凡能使心神愉快的,才能滋养心神。于此可见,“鳞介与鲸鲵”只能取食大地和苦海区分后所产生的食料。

二十八

天主,你看了你所造的一切,“都很美好”,[122]我们也看见了,一切都很美好。你对每一项工程,说:“有”,就有了,你看见每一样都是好的。我计算过,你前后共七次看了你所造的,说好;第八次你看了所造的一切,不仅说好,而且说一切都很好。因为每一项分别看,仅仅是好,而合在一起,则不仅是好,而且是很好。任何美好的东西也都如此说。因为一个物体,如果是荟萃众美而成,各部分都有条不紊地合成一个整体,那末虽则各部分分别看都是好的,而整体自更远为美好。

二十九

我曾仔细找寻你是否七次抑是八次观察你所造的是否良好并表示满意;但在你的举目之中却又找不到足以使我理解你多少次观察所造事物的时间。我不禁喊道:“主啊,既然你是真实、是真理,你所启示的圣经怎能不是真实无妄呢?为何你告诉我你的观察事物没有时间,而圣经却说你每天看见你所造的良好,我竟然能计算出多少次呢?

既然你是我的天主,请你为我解答这问题。你用强有力的声音,在我心灵的耳际,振发你的仆人的聋聩,对我叫喊说:“你这人!圣经上的话就是我的话。但圣经是在时间之中写的,而我的言语则超越时间,和我同属于永恒。为此,你们通过我的圣神所看见的,我也看见,你们通过我的圣神所说的,我也说。但你们是在时间之中看见,我则不在时间之中看见;你们在时间之中说话,我不在时间之中说话。”

三十

主、我的天主,我听见了,我舐到了你的真理的甘露,我也懂得有些人为何不服贴你的工程,他们以为其中许多工程,如天体的结构,星辰的布置,是你迫于需要而创置的,这些工程不是出于你,而是早已造成,你不过加以收集整顿,这是你战胜仇敌之后才筑起这座世界堡垒,有了这样的工事,使战败的仇敌不能再起来反抗;其他种种,如人身的肢体,微小的动物和生长在地上的草木,也不是你创造的,而是出于另一敌对的神道,另一自然;这神道或自然,也并非由你所造,它们盘据于宇宙的下层,和你相抗,产生和形成以上种种。

这些狂妄的人如此说,因为他们不是通过你的圣神而观察你的工程,所以不能在这些工程中认识你。

三十一

谁能通过你的“圣神”而观察这些事物,你便在他身上观看。因此他看出万有的美好时,是由于你看见其美好。谁为了你而爱好任何事物,也就在事物之中爱你,一切因你的圣神而得到我们喜爱的,也就在我们之中得到你的喜爱。“因为除了人的心,谁知道人的事?同样,除了天主的‘圣神’,也没有人知道天主之事。”使徒保罗又说:“我们所接受的,不是世间的精神,而是来自天主的‘圣神’,他使我们知道天主开恩赐给我们的一切。”[123]

因此,我能肯定说:除了天主“圣神”外,没有一人能知道天主之事。但我怎样知道天主开恩赐给我们的一切呢?我所得的答复是如此:即使是我们通过天主“圣神”而知道的,除了天主“圣神”外,也没有人知道。对于那些因天主“圣神”而说话的人,圣经上曾明确地说:“不是你们自己说话”,[124]同样,对于因天主“圣神”而认识的人,也能肯定说:“不是你们自己认识。”对于因天主“圣神”而看见的人,也同样能肯定说:“不是你们自己看见”,因此谁因天主“圣神”看出事物的美好,也不是他自己看见,而是天主看见。

为此,一种看法是:以恶为善,这是上列那些人的看法。另一种看法是:以美好为美好,但看见受造物的美好而喜爱,却不在受造物中喜爱你,他们更愿享用受造物,不愿享受你。第三种看法是:看见某一事物的美好时,是天主在他身上看见事物的美好,因此天主在受造物身上受到人的敬爱。这爱仅能靠天主所赐予的“圣神”而获致,因为“天主的爱是凭借他所赐与的‘圣神’而倾注在我们心中”。[125]通过“圣神”我们看见了各种存在事物的美好,因为这美好并不来自有限度的存在,而来自绝对存在。

三十二

主、我感谢你。我们看见了天和地,即物质受造物的上下两部,或物质的和精神的受造物:我们看见了划分黑暗的光,点缀着物质世界或整个受造物的各个部分。我们看见了诸水分为上下后中间的穹苍,即宇宙的最初物体,或现在名为天的空间,飞鸟翱翔于其间,中有汽化的水,晴夜凝而为露,重浊的水流而为雨。我们又见万流委输、海色的壮丽,大陆上圹壤的原野和长满花卉树木景物宜人的腴壤,我们又昂首而见“光体”,太阳充分照耀着白昼,黑夜则有月色星光的抚慰,同时又成为时间的标识。我们又见卑湿之处滋生了鳞介鲸鲵和飞翔的禽鸟,因鸟翼所凭的浓厚空气是由水蒸发而成的。我们看见地面点缀了动物和依照你的肖像而造的人类,人凭借了和你相似之处,就是说凭借了理性和理智,统治百兽;犹如人的灵魂上一面是通过思考而发号施令,一面是服从号令,犹如行动受理智的指挥而获得正确方向,同样女子以肉体言,来自男子,虽则在理智和灵性方面具有同样的天赋,但由于性别的不同,女性应隶属于男性。

我们看见了这种种,每一样都已美好,而综合一切尤为美好。  

三十三

希望你的工程歌颂你,使我们爱你,也希望我的爱你,使你所造的万类也歌颂你。万物在时间之中,有始终,有升沉,有盛衰,有美丑。因此它们有晨有夕,或幽而隐,或明而显。它们是由你创造,不是从你身上分出,也不是你身外先期存在之物分化而出的;它们是来自同样受造的,也就是说来自同时受你创造的原质,你不分时间的先后,把无形的原质形成万有。

天地的质和天地的形,二而非一,你从虚无中创造了原质,又从不具形相的原质创造世界的一切品类,但这两项工作是同时的,原质的受造和形相的显现并无时间的间隔。

三十四

我们也探究了你为何愿意万有按照这样一个程序创造或按照这样一个程序叙述所象征的意义,我们已见每一样都美好,而整个万有尤为美好,我们也在你的“道”中,在你的“独子”中看见了天和地,即在一切时间之前,在你的无晨无夕的预定计划中的教会的元首和身体。你开始在时间之中执行你的预定计划时,为了显示你神秘的计划并整治我们的纷乱,——因为我们的罪恶压在我们头上,我们离开了你,沉沦于黑暗的深渊,而你的“圣神”则运行于深渊之上,准备在适当时间拯救我们——你使恶人成为义人,把他们和罪人分隔;你在仅仅听命于你的上层人员和隶属前者的下层人员之间树立了圣经的权力;你又把教外人集合为一体,使他们具有同一的精神,为了显示信徒的热心;你又使信徒们向你贡献他们的慈善工作,把现世的财帛布施穷人,而获得天国。

你又在穹苍中燃点起许多“光体”,即是拥有生命之“道”的,蒙被“圣神”恩宠的,用他们卓越的权威照耀四方的圣贤;为了使教外民族受信仰的灌溉,你用有形的物质造成了“圣事”和可以目睹的灵迹,以及符合你圣经之天的言论,这一切也使信徒蒙受祝福;你又用坚强的节制和合理的情感培育信徒们“有生命的灵魂”;你依照你的肖像模样,刷新了仅仅听命于你而无需取法人间任何权威的灵魂,使理性的行动服从理智的约束,和女人服从男人一般,你又教这些信徒们供应你的工作人员——为信徒现世的进修所必需的工作人员——的生活需要,这也有益于他们的身后。

这一切我们都见到了,都是很好的,因为你在我们身上也见到了,你把“圣神”赐与我们,使我们因圣神而见这一切,而且在这一切之中看见你。

三十五

主、天主,请你赐给我们和平——既然你把一切赐与我们——憩息的和平,安息日的和平,没有黄昏的和平。因为这些美好事物的美妙秩序到达终点后,就会消逝,在它们身上有早晨,也有黄昏。

三十六

第七天是没有黄昏,没有夕阳,因为你圣化了这一天,使它永远驻在着。你完成你的“很好”的工程后,——虽则你是在安闲之中创造一切——第七天上你休息了,你的圣经借此预先告知我们,本着你的恩赐,完成了我们“很好”的工作后,在永生的第七天上,我们将安息在你怀中。

三十七

一如现在你在我们身上工作,同样到了那一天,你将在我们心中安息。一如我们的工作是你通过我们而工作,同样,我们的安息将是你在我们身上安息。主,你是永久工作,永久休息;你不随时间而见,不随时间而动,不随时间而安息,但你使我们见于时间之中,你创造了时间,你也制定了时间后的安息。

三十八

我们看见你所造的一切,因为它们存在,为你,则由于你看见这一切,因此这一切存在。我们用官感看见它们存在,用心灵看见它们的美好;为你,则如果看出应该创造的东西,便看见它已经存在。

我们先前离弃了你,陷于罪戾,以后依恃你的“圣神”所启发的向善之心,才想自拔。你,唯一的、至善的天主,你有不息的仁恩,我们凭仗你的宠锡,做了一些善行,但不是永久的。我们希望功成行满后,能安息在你无极的圣善之中。你至美无以复加,你永安不能有极,因为你的本体即是你的安息。

哪一人能使另一人理解这一点?哪一位天使能使别一位天使理解?哪一位天使能使世人理解?只能向你要求,向你追寻,向你叩门:惟有如此,才能获致,才能找到,才能为我洞开户牖。

注释

[1] 见《诗篇》103首24节。

[2] 同上,72首28节。

[3] 见《以弗所书》5章8节。

[4] 见《哥林多后书》5章21节。

[5] 见《诗篇》35首7、8节。

[6] 见《创世纪》1章3节。

[7] 见《罗马书》5章5节。

[8] 见《以弗所书》3章19节。

[9] 见《诗篇》123首5节。

[10] 见《新约·以弗所书》5章8节。

[11] 见《诗篇》138首12节。

[12] 同上,30首21节。

[13] 《诗篇》有十五首题为“升阶之歌”,据说是古犹太人每年赴耶路撒冷时路上所歌。

[14] 见《诗篇》121首1节。

[15] 见《约翰福音》1章9节。

[16] 见《诗篇》38首12节。

[17] 见《旧约·以赛亚书》35章7节。

[18] 见《马太福音》3章2节。

[19] 见《诗篇》41首7节。

[20] 见《以弗所书》5章8节。

[21] 见《哥林多后书》5章7节。

[22] 见《罗马书》8章24节。

[23] 见《诗篇》41首8、7节。

[24] 见《诗篇》41首8节。

[25] 见《哥林多前书》3章1节。

[26] 《腓立比书》3章13节。

[27] 见《诗篇》41首3节。

[28] 见《哥林多后书》5章2节。

[29] 见《罗马书》12章2节。

[30] 见《哥林多前书》14章20节。

[31] 《加拉太书》3章1节。

[32] 见《约翰福音》3章9节。按施洗约翰以新郎喻耶稣,自称为新郎的朋友,也以比喻耶稣的信徒。

[33] 见《罗马书》8章23节。

[34] 按新妇指基督的教会。

[35] 见《哥林多后书》11章9节。

[36] 见《诗篇》41首5节。

[37] 见《诗篇》41首6节。

[38] 同上,118首105节。

[39] 见《新约·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5节。

[40] 见《创世纪》1章5节。

[41] 见《哥林多前书》4章7节。

[42] 见《罗马书》9章21节。

[43] 见《旧约·以赛亚书》34章4节。

[44] 事见《创世纪》3章22节。

[45] 见《诗篇》18首8节。

[46] 同上,8首3节。

[47] 见《诗篇》35首6节。

[48] 见《马太福音》24章35节。

[49] 见《新约·约翰一书》3章2节。

[50] 见《旧约·雅歌》1章3节。

[51] 见《新约·约翰一书》3章2节。

[52] 《诗篇》142首6节。

[53] 按“水”字即指下文所引创世纪1章9节:“天主说:天下的水汇聚在一处,使陆地出现。”

[54] 见《诗篇》94首5节。

[55] 见《创世纪》1章11节。

[56] 见《诗篇》84首12节。

[57] 见《创世纪》1章14节。

[58] 见《旧约·以赛亚书》58章7、8节。

[59] 见《创世纪》1章14节。

[60] 见《哥林多后书》5章17节。

[61] 见《罗马书》13章11、12节。

[62] 见《诗篇》64首12节。

[63] 见《诗篇》101首28节。

[64] 见《哥林多前书》12章7—11节。

[65] 同上,3章1、2节。

[66] 见《创世纪》1章14节。

[67] 见《旧约·以赛亚书》1章16—18节。

[68] 见《马太福音》19章16—22节。

[69] 见《哥林多前书》1章27节。

[70] 见《诗篇》18首2节。

[71] 见《新约·使徒行传》2章2—3节。

[72] 见《创世纪》1章20节。

[73] 见《诗篇》18首4节。

[74] 见《创世纪》1章24节。按此语原意为“生物”,奥氏据通行拉丁文译本,译为“有生命的灵魂”,以此象征信徒。

[75] 见《约翰福音》4章48节。

[76] 见《哥林多前书》11章22节。

[77] 见《诗篇》22首5节。

[78] 见《诗篇》68首37节。

[79] 见《新约·罗马书》12章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