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3-04-18 20:48 点击:

第九章——论圣灵,兼论三一真神的奥秘。

16.  我们的主为上帝所生及其降世为人,既然已经这样系统地被安排并托付给了教会的信仰,我们的信经中又加上了关于圣灵的教义,以使我们对上帝的信仰得以完备。圣灵的性质并不逊于圣父与圣子,三个位格可以说共为一体,并同享永生,因为这三位一体的上帝是一位神,其含义并非父的位格等同于子与圣灵的位格,而是父是父,子是子,圣灵是圣灵。但依据经上所写:“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是独一的主”,这三个位格又同为一位上帝。我如果被逐一问及三个位格,有人若问我:“圣父是上帝吗?”我就会回答说:“他是上帝。”若被问及圣子是上帝与否,我也会同样作答。若就圣灵以同样的问题问我,除他是上帝之外,我也不会作出别样的答复。不过,见到经上说“你们是神” (You  are gods) ,我们切记小心,不要仅以适用于人的意思来接受这一说法。因为凡是父借着子用圣灵的恩赐而造的,没有一样就其本质而言是神。使徒保罗说:“万有都是本与他,倚靠他,归于他。”指的就是这三位一体的上帝。所以,尽管在我们被逐一问到上帝的三个位格——不管是父、子,还是圣灵——我们的答案只有一个,但不应以为我们敬拜的是三位神。

17.  就上帝难以言喻的性质我们这样讲并不稀奇,因为即便对于我们肉眼可见、身体感官可判断的事物,类似说法也是成立的。例如,有人指着喷泉问我们它是什么,可想而知,我们绝无可能说喷泉是河流;当有人问及河流的时候,我们又多么没有可能称它为喷泉;同样,我们也绝无可能将取自喷泉或河流的一口水,称作河流或喷泉。尽管如此,对这三者我们都可以统称为“水”;而且当人们分别问及它们是什么时,我们在三种情形下都会回答,是水。如果我问喷泉里的是不是水,答案必然是,是水;若问河里的是不是水,回答也会是同样的;在上述一口水的情形下,回答也不可能是别样的。不过对这三者,我们不会说是“三个水”而会说它们“同是水”。与此同时,我们一定要小心,不要有人将至高者难以言喻的本体仅看作如同可见的、属物质的喷泉、河流,或一口水的性质。因为就水的三种情形而言,眼下喷泉中的水若流人河水,就不再是喷泉了;当这水从河流或喷泉进人人口,也不再是河流或喷泉了。所以,同是水,它有时可以说是“喷泉”有时可以说是“河流”,有时又可以说是“一口水”。但就三位一体的上帝而言,我们可以断定,父不可能有时是子,有时是圣灵。正如一棵树,树根只是树根,树干只是树干,我们也不能称树枝为树枝之外的任何东西,称作树根的也不能称作树干或树枝,当下属于树根的木质无论如何转换,都不可能一时是树根,一时是树干,又一时是树枝,而只能存在于树根之内;由于名称与所代表事物之间的关系这一规则是稳固不变的,因此,树根是木质,树干是木质,树枝也是木质,然而这样说的意思并不是有三个木质,木质只是一个。有人会说,它们之间毕竟存在着某种不同,就其强度不同而言,可以毫不荒谬地说它们是三种木质。但至少人们都承认,前一例子的说服力,即若有人从一喷泉那里灌满三只杯子,人们自然会说这是三杯水,却不能说它们是三个水,水只是一个。可与此同时,当有人问到杯中各为何物的时候,我们就会回答说,杯中各自装的都是水。不过在此情形下,没有发生我们先前提到喷泉注人河水时发生的那种转变。列举这些物质的实例 (corporalia exempla ),其目的并不在于借此类比上帝的属天性质,而只为说明即使在可见的事物中也存在着诸物为一的现象。由此可见,三个客体不仅可能各具名称,且也可能共有一个名称。这样,尽管我们称父上帝、子上帝、圣灵上帝,又说他们不是三位上帝,而是一位上帝,一个本体,就不会有人感到疑惑不解或荒唐可笑了。

18.的确,就圣父和圣子的问题,一些既有学士又属灵的人士在许多的著作中已作了阐述。在这些著作中,他们面对人,且竭尽人之所能,就如下问题作出了清楚易懂的表述:父与子何以不属同一位格,却又在本体上合一;父在哪些方面是独特的(proprie),子又有哪些独特之处;换言之,父是生子者,子是被生者;父非出自于子,而子却是出自于父——父是子之初,因而也称作“基督的头”,尽管基督也是起初的,却不是父之初,而且于是父的像,不存与父不肖之处,他绝对地、毫无差别地与父同等 (omnino et indifferenter æqωlis)。就这些问题,那些作者论述得更加广泛,比我此处所做的更加不受限制,意在全备地阐明基督教的信仰。这样,基督既是子,他从父那里得到他的神性(让that He is) , 而父的神性却不是由子而来。基督既然因难以言说的恩典降世为人,亲自担当了人 (hominem) 性,以此将人这可变的受造者变得更美好。在圣经里可以找到许多关于基督的说法,其表达方式使异端不敬虔的观点中谬误百出,他们还不明白这些说法就迫不及待地教训人,乃至他们以为基督要么与父不同等,要么不与后者同属一个本体。我所指的圣经中的说法是这些:“因为父是比我大的”叫“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上帝是基督的头”;“子也要自己服那叫万物服他的”;还有“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上帝,也是你们的上帝”,大意相同的章节还有一些。这些说法之所以在圣经中占有一席之地,其目的当然不在表示基督与父上帝在性质、本体上有异,因为若不是这样理解,便意味着圣经里的另一些说法是假的了。这些说法诸如“我与父原为一 (unum) ”;“人看见了我,就看见了父”;“道就是上帝”(因为既然“万物是借着他造的”,他就不是被造的)  还有“他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等等,同类章节还有很多。这些宣称之所以在圣经中占有一席之地,部分地是考虑到基督穿戴了人性(administrationem suscepti hom­inis),圣经就此说道,他“反倒虚己”——这不是说那智慧有了改变,因为他是绝对不变的,而是说,他愿意以此卑微的形式出现在人类面前。再重复一遍,被异端分子看作他们虚妄断言之根据的那些经文之所以如此,部分地是因考虑到基督穿戴了人性;另一部分原因是考虑到,子之所以是父的本体,归因于父——他也因此与父同等,或是他的同侪 (eidem Patri  æqualis aut par  est), 而父的性质如何,却不归因于自己以外的任何客体。

19.  但就圣灵,饱学而杰出的圣经研究者们却未作出足够全面、审慎的阐述,让我们能就其位格 (proprium) 特征的诸方面获得明确的概念;他们只是表明圣灵是上帝的恩赐,使我们因此可以相信,上帝所属的恩赐不会逊于他本身。由于圣灵的位格特征,我们既不能称其为圣子,也不能称其为圣父,只能称其为圣灵。与此同时,研究者们坚持这样的主张,即圣灵并不像圣于那样为圣父所生,因为基督是父的独生子;圣灵也不是圣子所生,就仿佛其为至高父的孙辈;但他们不将圣灵之存在归因于其他位格,唯归因于万有之源——圣父,免得我们证得有两个“无生之始”的“初” (ne duo  constituamus principiaisne principio),那样的结论既与事实相违,也是荒谬的,不是公教信仰的内容,却正是某些异端的谬误之所在。不过,有些人却是这样认为,圣父、圣子的合一以及他们的“神性” (拉丁文作deitatem,  希腊文作BEórη ç) 便是圣灵。于是,既然父是上帝,子是上帝,他们在“神性”中彼此合一——前者借其生子,后者借其与父同心——因此就与生他的父构成同等的关系。他们希望人们将这“神性”理解为存在于父、子两个位格间彼此的爱与仁慈,持此观点的人断言说,这“神性”于是获得了“圣灵”之称。他们还从圣经中举出一些证据以支持自己的观点,例如:“因为所赐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还有其他不少意思相近的经文。他们还将自己的观点建立在我们借圣灵与上帝和好的事实之上。因圣灵被称作上帝的恩赐,他们由此就愿将此视为足以表明,上帝的爱与圣灵是同一回事。因为我们唯有借着这爱才得与上帝和好,并因此被称为上帝的儿子,我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因为“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我们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我们既借着爱被召回到与他的朋友关系中来,将来能知晓上帝一切奥秘的事,正因如此,圣经才说圣灵将“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众使徒被圣灵充满时产生的传扬真理的信心也被说成是爱,因为缺乏信心的原因是惧怕,而惧怕为爱的完全所排斥。因此,传福音的信心也称为上帝的恩赐,因为除非一个人同时也爱其所知,就不会享受它。而享受上帝的智慧,意思不外乎因爱他而与他同心 (ei dilectione  cohærere)。除非爱,人不会只因明白一事物而住在它里面。圣灵也同样,他被称作“圣善的灵”  (Spiritus Sanctus) ,原因是,一切受上帝认可的 (sanciuntur) 事之所以受认可,目的都是为使其长久。毋庸置疑的是“圣洁” (sanctitatem) 是由“认可” (a sancien-do) 一词衍生而来。而持有此观点的人特别引以为证的是经上的这些说法“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自从灵生的,就是灵”;“上帝是个灵”。因为此处耶稣是指我们的重生,不是像亚当那样从血气而生,而是像基督那样因圣灵而生。因此他们认为,这段经文说“上帝是个灵”时若指的是圣灵,人们就必须留意,它说的不是“因为那灵是上帝”,而是“因为上帝是个灵”。于是,父与子的“神性”在这段经文中就称为上帝,也就是圣灵了。就此,他们又将使徒约翰的话“上帝就是爱”当作佐证;因为同样,约翰在这里说的不是“爱是上帝”,而是“上帝就是爱”。因此,上述“神性”就被他们理解为爱。而且考虑到如下情形,即在诸如“(这)全是你们的。并且你们是属基督的;基督又是属上帝的”,及“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上帝是基督的头”,这类列举相互关联的客体的经文中,没有提到圣灵。那些人断言,这只是一种原则的应用,该原则是:就总体而论,两个相关事物之间的联结本身常不明文写出。他们还认为,从“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这节经文中,用心的读者也可辨认出对三位一体的表述。似乎“本于他”的意思是说,本于其存在不归因于其他位格的那一位;“倚靠他”的意思是倚靠一位中保,而“归于他”的意思则是归于那位联结另两个位格并使其合一的联结者。    

20.反对这一观点的人认为,所谓的合一,无论人们称其为“神性”、“爱”还是“仁慈”均非本体。而他们提出,圣灵应依他是一个本体来表述。他们还认为“爱”若不是一个本体,圣经就不会使用“上帝是爱”的措辞了。在此观点中,他们的确是受物体性质之常态的影响。因为两个物体若以并列的位置连在一起,这联结本身并非一物体;连在一起的两个物体若分离了,如此联结自然也将不复存在;同时,他们认为联结本身不应理解为离去和移走,就好像那些身体一样。但这些人应当尽力洁净己心,才有能力看到,上帝的本体中没有任何这样的内容——其性质表明,其本体是一回事,而属本体的非主要特性又是另一回事,而非本体;相反,凡能归于其中的均属本体。不过,谈论、相信这些事或许不难,但领悟它,以至能揭示出其中的所以然,就绝不是件容易的事了,唯有凭着洁净的心才可以做到。正因如此,无论上述见解是符合事实的,抑或事实是另外一种样子,我们都应毫不动摇地持守自己的信仰,即称圣父为上帝,圣子为上帝,圣灵为上帝,却不认为这是三位神,而坚信那三位一体的真神是一位上帝;也不认为这三个位格的性质各异,而是坚信他们的本体是一个;而且不认为似乎父有时是子,有时是圣灵,而要坚信父永远是父,子永远是子,圣灵永远是圣灵。况且,我们也不应就不可见的事物妄下断言,就仿佛对其尽知无遗,而只应谦卑地相信。因为这些事非用洁净了的心便无法得知;即使有人活着时就能“部分地”看见,如经上所说,像“对着镜子”那样,他们对别人讲述自己所见,也不能保证心不洁净的人能明白这些事物。然而“清心的人有福了,他们必得见上帝。”这就是我们对我们的创造者、更新者上帝的信仰。    

21.既然我们所受的命令是不仅要爱上帝,因为经上写着:“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上帝”;而且也要爱邻舍,因为主耶稣命令我们“要爱邻舍如同自己”;况且,既然上述信仰若不包括有兄弟之爱运行其中的人类会众和团体,它就不会多结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