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3-04-26 15:36 点击:

6.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和他的使徒便是从所有这些意义上引用旧约经文的。当有人责难说耶稣的门徒在安息日掐麦穗吃的时候,他便是以旧约的历史事实作答:“经上记着大卫和跟从他的人饥饿之时所作的事,你们没有念过吗?他怎么进了上帝的殿,吃了陈设饼,这饼不是他和眼从他的人可以吃得,惟独祭司才可以吃。”而基督禁止以淫乱以外的原因休妻一例,则属于以起因的涵义引用旧约经文,他告诉质问他的人说,摩西之所以允许丈夫给妻子休书便可以休了她,是“因为你们的心硬”。这段经文显示了摩西早年允许休妻的原因,而基督禁止休妻的诫命似在表明如今时代不同了。若要解释时代如何按照上帝奇妙的指令变迁,变迁的顺序又是如何安排、设定的,则需要冗长的篇幅。

7.  而且还有突显出新、旧两约相吻合的类比涵义。无需赘述,连摩尼教也接受的一切权威人士都以此涵义解经。摩尼教徒常旁敲侧击地说,经文中不知有多少内容被人添枝加叶,还是由他们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吧,我却不知道其中有哪些真理受到了歪曲。他们的断言我一向感到站不住脚,即便在我做他们的倾听者时也如此。不仅在我看来如此,你也同样(我清楚地这样记得),凡愿意比他们大多数的追随者作判断时多一点谨慎的人都会这样认为。如今,许多当初让我困惑的章节得到了解释和澄清,这些章节正是他们最慷慨陈词、滔滔不绝地当作不争之事实而大做文章的题目。在我看来,没有比他们的说教更无耻的了,或用比较温和的话说,没有比他们所谓“圣经已被篡改”的断言更没有根据、更草率的了,因为他们完全举不出例子来证实自己的话。假如他们说,拒绝相信这些文字的原因是依他们判断其作者所记不实,他们的指摘或许还显得正派一些,或者说他们的错误尚可理解。他们就是这样对待《使徒行传》的。看到他们所用的手段,简直让我惊诧不己。在此事上我要说,这些人不单缺乏智慧,而且缺乏一般的理解力。因为在《使徒行传》中有如此之多的内容与他们所接受的圣经内容相差无几,所以在我看来,他们唯独不接受这卷书,且又声称其中所谓错误和添加的部分使他们恼火,这是愚不可及的。倘若那类内容是无耻的,他们又何以认为保罗的书信或四福音书中却有可取之处呢?若按比例,新约的这两部分比起《使徒行传》或许有更多在他们看来被篡改者添枝加叶的内容。的确,这正是我要请你与我共同思考、冷静判断的问题所在。因为你知道,他们企图把摩尼教的创始人摩尼充作使徒之一,还说主应许要差遣给门徒的圣灵是借摩尼临到我们的。所以,他们若接受对圣灵之降临有着直白描述的《使徒行传》,便无从解释相关章节如何会是有人添加上去的了。因此,他们就会把事情说成是,那些篡改圣经的人(我不知是谁)一定生活在早于摩尼的年代,一定是想要使犹太人的律法与福音相结合的那些人。可是他们又不能就圣灵说这样的话,否则他们或许就是在断言,那些属天的先知曾预言了不利于摩尼的事,说摩尼将要兴起并胡言圣灵是经他差来的。我将会在另一处更加直白地讲述关于圣灵的事,眼下我最好还是回到本文的主旨上去。

8.  我想,我己用足够的篇幅证明了旧约的历史、起因、类比的解读方法在新约中都有所见,只剩讽喻的方法未作说明。我们的救主自己就曾以讽喻的涵义引用旧约,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使徒保罗更是如此,他在 《哥林多前书》中解释说,出埃及的历史是对未来基督徒的讽喻,他写道:“我不愿意你们不晓得,我们的祖宗从前都在云下,都从海中经过,都在云里、海里受洗归了摩西,并且都吃了一样的灵食,也都喝了一样的灵水;所喝的,是出于随着他们的灵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但他们中间,多半是上帝不喜欢的人,所以在旷野倒毙。这些事都是我们的鉴戒,叫我们不要贪恋恶事,像他们那样贪恋的;也不要拜偶像,像他们有人拜的。如经上所记:‘百姓坐下吃喝,起来玩耍。’我们也不要行奸淫,像他们有人行的,一天就倒毙了二万三千人;也不要试探主,像他们有人试探的,就被蛇所灭;你们也不要发怨言,像他们有发怨言的,就被灭命的所灭。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在这位使徒的书信中,另一具有讽喻涵义的说法与我们谈论的话题关系密切,摩尼教徒自己从不引用这段经文,还时常因此争论。保罗对加拉太的教会说:“因为律法上记着,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使女生的,一个是自主之妇人生的。然而那使女所生的,是按着血气生的;那自主之妇人所生的,是凭着应许生的。这都是比方,那两个妇人就是两约。一约是出于西奈山,生子为奴,乃是夏甲。这夏甲二字是指着阿拉伯的西奈山,与现在的耶路撒冷同类,因耶路撒冷和她的儿女都是为奴的。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

9.  在此问题上,那些恶人一方面图谋废弃律法,一方面又强迫我们认可这些经文。他们只强调经上所说,在律法之下的是为奴的,却越过这一句“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我们承认两句都是事实。我们说律法是必要的,只是就它对为奴的人有益而言,而且律法本是在此意义上为使人得益而设,因为仅靠说理不能把人类从罪中挽救出来,只有靠律法约束,即靠连愚昧人都懂得的惩罚来威慑罪人。基督的恩典从中释放我们,这并非宣告律法无效,而是邀请我们在上帝的爱中顺服律法,而不再做奴隶而惧怕律法。这本身就是恩典,是白白赐给人的恩惠,那些不明白此恩典来自于上帝的人仍愿受律法的束缚。保罗有理由责备这些人为“不信的”,因为他们不相信,如今借着我们的主耶稣他们已从为奴的状态中得释放,上帝让他们在某一时期内处于为奴状态完全是公义的。因此保罗说:“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如此说来,上帝先给了人一位值得惧怕的师傅,后又给了他们一位配得爱的主。但律法之中的一些戒律、规条——如安息日、割礼、献祭等——如今在基督徒中已不再使用,即或用这些事物,所表明的也是其中蕴含着的伟大奥秘,敬虔人都能明白,凭字句理解这些奥秘是极为有害的,而凭着精意揭示出其中蕴含着的真理却是极为有益的。正因如此,经上写着“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正因如此,经上还写着:“但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在基督里废去的不是旧约,而是遮盖着旧约的帕子。借着基督,我们才能读懂旧约,没有基督时曾是扑朔迷离、被掩盖着的事如今已显露无遗。使徒保罗随后补充道:“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此处他并没有说律法或旧约被废除。所以,因着主的恩典,不是先前被遮盖着的就像无用之物被废弃,而是那遮盖着有用之物的帕子被除去了。那些真诚、敬虔之人(而非骄傲、亵读之人)是这样解释圣经的涵义的,他们认真地将诸事件的顺序、人物言行的原委,以及旧约与新约的契合都透彻地体现出来,使新、旧两约没有一点不和谐的地方,这种释经方法所阐明的,必令不经研究便横加指责的人承认自己之可悲。

10.  与此同时,抛开所有深奥的学问不谈,我想,我应尽可能以密友的情分与你交谈,也就是以我自己的见解,而不是以我所敬佩的那些学者的高超才智与你交谈。人们阅读任何文字时会在三种情况下发生误解,请容我逐一道来。其一,读者可能将作者明知错误的观点当正确的接受。其二,读者可能将作者自身的错误观点误当正确的接受,尽管这种错误没那么大,但害处却丝毫不比前一种小。其三,读者可能从别人的著作中读出某些正确的观点来,而这些观点却不是作者自己的。请你仔细想一想,哪一种误解不仅对读者无损,且使他们大得阅读的好处呢。第一种误解的一个实例是,有人若相信拉达曼图斯(Rhadamanthus) 在下界审理、裁断死人的案子,因为此人读到维吉尔 (Virgil)  的《埃涅阿斯纪》中就是这样写的。这是双重的错误,一方面是此人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事,另一方面是他不该以为作者自己相信所写的是事实。第二种误解的一个实例是,有人若以为自己应相信灵魂是由原子构成的,人死之后,灵魂会化作原有的原子而消失,因为卢克莱修 (Lucretius) 就是这样写的。而他在如此重大的事上错将谬误当真理来相信,其害处也不亚于前一种情形,尽管以其著作蒙蔽了自己的卢克莱修的确持有这种观点。读者把握住了作者的意思,却不选择透过作者来避免谬误,而是与作者一同犯错,又有何益处呢?第三种情况则产生禅益。假如有人在伊壁坞鲁 (Epicurus) 的著作中读到崇尚节欲的内容,并断定伊氏将此美德奉为最大的善,他作为读者无可厚非,因为伊壁坞鲁认为“肉体的快乐是人最大的善”的谬误没有对这位读者造成危害,因为他并没有接受这种荒谬、有害的观点。这位读者之所以喜爱伊壁坞鲁,只是因为他设想伊民不会持有那个不该持有的观点。这类错误对人来说不仅难免,而且往往表现出善良人的可贵之处。假如有人告诉我说,我所敬爱的某人虽已上了年纪,却向众人宣称他很喜欢童年时代的生活,还起誓自己仍要那样生活;又假如他曾这样说的证据十分确凿,我若否认他这样说过都会感到惭愧;   如果我断定他这样说的意思是喜欢天真无邪,一心摆脱世人沉湎其中的贪欲心态,因而会比往常更敬重他。但事实上,他年少时曾贪爱可耻的放纵,沉溺于宴乐,难道我就应当因此受指责吗?假设此人发表上述言论后很快就死去了,我无从询问他所说那些话的原意何在,难道有人会因我就己所闻赞扬那人的生活目标和决心而向我发怒吗?对于这种事,恐怕每个公正的判断者都会毫不迟疑地称赞我对无邪的高度评价并用善意理解人的意愿,当然,事实本身仍存在质疑的余地,我本来可以把此人想得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