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的生平 第二卷(20)

作者:尼撒的格利高利 发表于:2013-06-12 17:20 点击:

 法版   

202. 摩西在我们所沉思的上升中进展到了这一高度,手里就拿到了法版,这是神所写的,写着神圣律法的法版。但是这些法版却破了,因罪人刺耳的抗拒声音而破碎。他们的罪在于造了金牛犊做偶像崇拜。摩西把整座金牛犊磨成粉,与水溶合,叫那些犯了罪的人喝下,使为不敬之人所用的材料彻底毁灭。     

203. 历史当时就预言式地宣告了今天在我们的时代已经应验的事。偶像崇拜的错误被敬虔的嘴吞噬,完全从生活中消失了,这嘴借着美好的见证使不敬的材料彻底毁灭。古代崇拜偶像者所确立的奥秘都变成了流动的水,完全成了液体状,被那些曾是偶像狂(idol-mad) 的人的嘴所吞噬。当你看到那些先前沉溺于如此这般的虚妄的人,如今却把自己原先信以为真的东西毁灭,你岂不认为历史就像是在明明白白地大声宣告,每个偶像必被那些抛弃错谬接受真信仰的人所吞噬?     

204. 摩西把利未人武装起来反对他们的同胞。从营地的这头到那头,他们见人就杀,毫不查问,他们的刀剑所向披靡,纷纷找到自己的刀下鬼。他们遇到谁,谁就死,毫无偏袒;无论仇敌朋友,生人邻人,亲人外人,无有分别。(对每个人都同样挥手一击。)同样的挥手一击以同等的力量穿透他们所攻击的每个人。     

205. 这一叙述提供了以下有益的一课:因为以色列人作为整体接受了邪恶,因为从整个营地到个人都分有了恶,所以他们无一例外都受到了严惩。这就如同某人要惩罚一个沉溺于恶行的人,就用鞭子抽他。不论他抽打的是身体的哪一部位,都要把它打得皮开肉绽,知道加给那一部位的疼痛要扩散到整个身体。同样,当整个身体陷入邪恶时,也要受到这样的责罚,因为对部分的鞭打是为了磨炼整体。     

206.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如果有人看到同样的恶在许多人中间蔓延,但神的愤怒并不是向每个人发出,而只是针对某些人,就应当意识到这责罚是出于对人类的爱。尽管并非所有人都受到打击,但对某些人的打击是为了鞭策所有人离开邪恶。     

207. 这一理解仍然属于字面解释,而属灵意义将以如下方式使我们受益。立法者以普遍宣告的方式对众人说“凡属耶和华的,都要到我这里来!” 这是律法吩咐众人“人若是想要成为神的朋友,就当成为我,即律法的朋友”(因为律法的朋友自然就是神的朋友)。他通过这样的宣告吩咐那些聚到他面前的人拿起刀剑来反对自己的弟兄、朋友和邻人。     

208. 我们只要循着沉思的顺序,就能认识到凡是指望神和律法的,都因其恶习的废除而得了洁净。因为圣经并非把每个人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弟兄、朋友和邻人。人有可能既是弟兄又是外人,既是朋友又是仇敌,既是邻人又是对手。我们把这些人看做我们最里面的隐秘念头,它们的生带来我们的死,而它们的死则引发我们的生。     

209. 这样的理解与我们早先对亚伦的考察是一致的,当他与摩西相遇时,我们就认识到天使是盟友和帮手,协助预示埃及人的厄运。把他看做兄长也是合理的,因为天使无形的本性早于我们的本性受造,但他显然又是一位弟兄,因为他的理智本性与我们的相似。     

210. 虽然看起来有点自相矛盾(试想,亚伦既成为以色列人的仆从,为他们造偶像,摩西却还要与他相遇,这怎么能引出有益的意义呢) ,然而,圣经在某种限定意义上指出弟兄关系的双重含义,同一个词并不总是意指同一个意思,而可能包含相反的意思。一方面,杀死埃及暴君的人是弟兄;另一方面,这弟兄又是为以色列人塑造偶像的人。因而,同一个名称在两种情形中都适用。     

211.摩西的刀剑相向的正是这样的弟兄。因为很显然,他怎样要求别人,也便怎样清楚地要求自己。人是靠毁灭罪来杀死这样的弟兄的,每个人只要除灭魔鬼设计放在他里面的某种恶,就是在自身里面杀死那有罪的生命。     

212. 我们若是更详尽地引证历史来说明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其教训可能就会显得更加确定。经上说,在亚伦的命令下,他们摘下耳环,作为制作偶像的材料。对此我们该说什么呢?那就是:摩西用耳饰,也就是律法来装点以色列人的耳朵,但假弟兄却出于悖逆摘下挂在耳朵上的饰物,用它来制作偶像。

213. 在罪的最初入口,叫人违背诫命的建议除去了耳饰。因为蛇建议始祖说,他们若是不听从神的诫命,也就是说,只要他们除去自己耳朵上诫命的耳环,那必对他们有用,叫他们受益,于是他们就视蛇为朋友和邻人。因而,凡杀死这样的弟兄、朋友和邻人的,就必从律法听到历史记载的摩西对那些杀死他们的人所说的话“今天你们要自洁,归耶和华为圣,各人攻击他的儿子和弟兄,使耶和华赐福与你们。”     

214. 我想,现在该叫那些把自己交给罪的人注意了。由此我们可以明白,神刻了神圣律法的石版,从摩西手中落到地上,猛烈碰撞,跌得粉碎,摩西是如何把它恢复原状的。法版虽非同样两块,但写在上面的内容是一样的。摩西用地上的材料造了石版之后,就把它们交给神的大能,让神把他的律法刻在上面。这样,他传达的虽然只是石头上的文字,但他恢复了神的恩典,因为是神自己把文字印刻在石头上的。     

215. 我们在这些事件的引导下,或许有可能对神予我们的眷顾有所认识。神圣使徒把法版称为“心”,也就是灵魂最里面的部分,要是他说的话没错(他是借着那通达神的深奥之处的圣灵说的,说的自然是真理),那么我们可以由此得知,人性在起初时是完好的,不朽的。由于人性是神的手所造,由律法之不可书写的文字点缀,所以律法的本意在于使我们的本性脱离恶,尊荣神。     

216. 当罪的声音击打我们的耳朵,圣经第一卷称这种声音为“蛇的声音”,不过,关于法版的历史记载称其为“迷狂歌唱的声音”,于是法版被扔在地上,摔破了。但是同样地,真正的立法者摩西是他的一个预表——重新把人性的法版从我们的地上切割下来给自己穿上。不是婚姻为他产生了“神接受的”肉身,而是他自己成为自己肉身的磨石匠,用神的手指刻成这肉身,因为“圣灵降临到童贞女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她”。这事发生之后,我们的本性重新获得未摔破前的属性,借着他于指所写的字母成为不朽坏的。圣经有许多地方都把圣灵称为“手指”。     

217. 摩西变得极其荣耀,乃至人的眼睛无法再看他。当然,人若是在我们信心的神圣奥秘上受了教训,就知道如何根据历史记载来思考属灵意义。当我们破碎本性的恢复者(毫无疑问,你必在他里面看到医治我们破损的那位)将我们本性的破碎法版恢复到原初的美丽样子——借神的手指成就这样的事,如我所说的——不相配的眼睛就再也无法看到他。他在这种无上的荣耀中成为这些人仰望而不可企及的对象。     

218. 事实上,如福音书所说,“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义人对他几乎承受不起,也不能看见他。人若是不敬虔,跟从犹太化的异端,就永远不可能在那样的异象上有分,如以赛亚所说,要把不敬虔的人除灭,他“必不注意耶和华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