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的生平 第二卷(21)

作者:尼撒的格利高利 发表于:2013-06-12 17:20 点击:

永恒的进步 

219. 我们循着顺序一步一步地考察这些事,然后在沉思这一段落时获得了更深的意义。我们回到主题。圣经上说摩西在神这样的显现中清晰地看见神——“面对面说话,好像人与朋友说话一般”——这样的人为何还要求神向他显现,似乎那始终可见的神从来不曾显现过,似乎摩西还没有获得圣经里证实他其实已经获得的东西?     

220. 天上的声音此时应允祈求者的要求,并没有否定这种额外的恩典。然而神又使他陷入绝望,因为他断定,祈求者所寻求的是人类不可能达到的。神还说,他那里有个地方,那个地方有块磐石,磐石上有个洞穴,他命令摩西进入这洞穴里面。然后神把自己的手放在洞口,在他过去的时候就大声喊叫摩西。摩西听到呼声,就从洞里出来,于是看见那呼他之神的背。由此,他认为自己看见了所求的,神的声音所应许的并没有落空。     

221.如果这些事都从宇面意义上来看待,那么不仅那些寻求神的人的理解将模糊不清,而且他们关于神的概念也必是不当的。前面和后背只属于那些能看到其形状的事物。而每个形状就是一个物体的界限。所以,如果把神构想成某种形状,就必然无法认识到他是完全没有形体性的。事实上,每个形体都是复合的,而凡复合的,都是借着其各个不同元素的结合而存在的。谁也不会说,复合的事物不会分解。凡复合的事物必然要分解,凡分解的事物不可能不朽坏,因为朽坏就是复合之物的 分解。     

222. 因而,人若是从字面意义上思考神的背,就必然会得出这样的荒谬推论:因为面和背与形状有关,而形状必然是某个形体的形状; 形体的本性是可分解的,因为凡复合的就要分解;而且凡分解的就不可能是不朽坏的,由此,人若是局限于字句,就会得出神是会朽坏的结论。然而,事实上,神是不朽坏的、无形体的。     

223. 那么,除了对所记载的事物做字面解释之外,还有什么理解呢? 倘若这一部分记载迫使我们去寻求另外的理解,那么以同样的方式去理解整个历史叙述无疑是恰当的。无论我们在部分上认识到什么,必然认为整体也是如此,因为每一个整体都是由其部分组成的。因而,神那里的地方,那地方的磐石,磐石里面的洞穴,摩西进入洞穴里面,神的手放在洞口上,神走过洞口,呼喊摩西,随后摩西看见神的背——所有这些更应当从属灵的意义去沉思。     

224. 那么这些意指什么呢?形体一旦得到向下的推动力,只要运动的平面均衡倾斜,没有遇到阻力,它们就无需任何外力帮助,自动地以加速度往下滑动。另一方面,灵魂以类似的方式朝相反方向运动。它一且脱离属地的羁绊,就变得轻盈无比,迅速向上运动,离开地面飘飘然地飞向高处。     

225. 如果上面没有什么东西妨碍灵魂向上的运动(至善的本性把那些朝向它的事物吸引到自己身边),它就一直向上飞升,必然使自己越飞越高——它本着对属天之事的渴望,努力追求面前的,如使徒所说。     

 226. 它孜孜以求,不因已经获得的事物而放弃对更高之事的追求,因而它向上的行程永不止息,前面所获得的成就进一步加强它上升的动力。朝向美德的活动使它的能力越用越大;唯有这种活动不会因用力而减损它的强度,反而会增强。     

227. 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也说,伟大的摩西一直在变得越来越大,在上升过程中没有一刻停止,他也不给自己的上升行程设立任何界限。一且把脚踏上神所立的梯子(如雅各所说),就一直不停地向上攀升,永不停止,因为他总是发现比他所到达的阶梯更高的阶梯。

228. 他否认与埃及女王宝贵的亲属关系。他替希伯来人报仇。他选择在旷野生活,那里没有人打扰他。他独自放牧一群驯服的牛羊。他看见耀眼的光。他脱去鞋子,毫无羁绊地走向光。他带领自己的族人和同胞走向自由。他看见仇敌淹没在海里。     

229. 他在云柱下扎营。他使磐石出水,解人之渴。他使天上降粮。他伸出双手,胜了外邦人。他听到号角,他进入幽暗。他悄悄进入非人于所造的帐幕的至圣所。他得知神圣祭司的奥秘。他毁灭了偶像。他祈求神(divine  Being)。他恢复被犹太人的邪恶损坏的律法。     

230. 他荣光焕发。虽然透过如此高贵的体验升得更高,却依然不满足,渴望更上一层楼。他对那些使自己内里不断充满的东西,依然如饥似渴,孜孜以求,似乎从未分有过一样,他祈求神向他显现,不是照着他分有的能力,而是照着神的真实存有 (true being) 

231.在我看来,这样的一种体验属于热爱佳美之物的灵魂。盼望总是把灵魂从可见的美引向不可见的美,总是借着已经获得的认识激发追求隐蔽奥秘的欲望。因而,美的热恋者虽然得到了始终可见的美,作为他所欲求之物的一个像,他仍然渴望被那原型的真实印象所充满。     

232. 欲望升到峰顶之后就提出大胆的请求:不是在镜子里,透过反射享有至美,而要面对面看见至美。神有声音回答所求的哪一点可应允,哪一点不可企及,寥寥数语就显明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思想。神出于慷慨仁慈答应成全他的渴望,但并未应许要使他的渴望停止或得到饱足。     

233. 倘若神的显现最终导致凝视者终止渴求,那他就不会向他的仆人显现自己,因为神真正的显现在于,仰望神的人永不停止对仰望神的渴望。如神所说“你不能看见我的面,因为人见我的面不能存活。”

234. 圣经并未指出这必然导致那些见神面的人死,试想,生命的面怎么会致那些靠近它的人于死地呢?相反,神的本性乃是赐予生命。然而,神性的特点是超越于一切特点。因而,凡认为神是某物的,就被认为没有生命,因为他已经偏离真正的存有,转向他凭感觉(sense)以为包含存有的事物。     

235. 真正的存有就是真正的生命。这存有是知识所不能企及的。既然赐予生命的本性是超越一切知识的,那么从认知得来的当然就不是生命。非生命的东西不可能成为生命的原因。因而,唯有让摩西的渴望永远不会饱足的事物才能使他的渴望得到满足。     

236. 他从所说的话中得知,神本身的本性是无限的,没有任何界限。如果把神当作某种有界限的东西来认识,那就必然是从有限的角度来思考无限的事物。凡有界限的事物总是要终止在某个点,就如空气为一切飞翔之物设立边界,水为一切水生之物设立边界。因而,鱼的周围环绕着水,鸟的周围充满空气。限制鸟类和鱼类的边界是显而易见的,水是水生之物的界限,空气是飞翔之物的界限。同样,神若是被认为有界限,就必然被某种本性不同的事物包围。包围之物要比被包围之物大得多,这是完全符合逻辑的。     

237. 众所周知,神的本性是良善的。而本性上不同于善的事物当然就不是善的事物。在善之外的就是本性为恶的事物。再根据上面己经表明的,包围的要比被包围的大得多,由此完全可以推出,那些认为神是有界限的人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神是被邪恶包围的。     

238. 既然被包围的总是小于包围的,那么可以说,包围的是强者,占据优势。因而,把神包围在某种界限内的人就指出至善是被其对立面支配的。然而那是绝不可能的。因而,断不可以为有什么东西能包围无限的本性。不受包围的事物是不可能受到任何限制的。对那吸引人上升的至善的每个渴望都在追求至善的过程中不断扩展。     

239. 真正的看见神(the vision  of God) 乃是:渴望看见神,这种欲望永不满足。但是人必须永远凝望所能看见的,激发更大的渴望,看见更多的东西。因而,在向神的上升过程中没有界限能阻挡。因为向至善的过程中不可能找到界限,对至善的渴望只能越来越大,不可能因得到满足而终止。     

240. 那么,显现在神旁边的那个地方是指什么?磐石是什么?还有磐石上的洞穴、盖在洞口的神的手是什么?神走过是指什么?摩西祈求面对面看见神时神所应许他的背又是指什么?     

241.这些事物必然是极其重要的,而且与神圣赐予者的慷慨仁慈相匹配。因而,可以相信,这一应许比以前应允给他伟大仆人的每一次的神的显现都更富有意义,也更高深。摩西经过先前的上升之后渴望达到这样一个高度,而那使导着这一上升过程,使上升变得轻松自如,那么我们如何从所说的话里理解这一高度呢?“看哪,在我这里有地方。”他说。     

242. 这里的思想显然与前面思考的观点相一致。在说到“地方”时,他并非意指某种数量化的事物(因为没有数量的事物,就没有度量)。相反,他用可度量的表面做比喻,引导听者去领会无边无限的事物。经文似乎意指这样的含义“摩西,你对还在前面的事的追求已经扩展,你虽然进步,仍然没有获得满足,你没有看到至善的任何界限,你的渴望始终寻求更多的东西,我这里的地方是奇大无比的,凡是跑进来的人就永远不可能停止追求的脚步。”     

243. 在另一个圣经段落里,这种进步是一种静止的站立,因为它说“你要站在磐石上。”这是最令人惊异的事:同一个事物怎么既是静止站立的,又是持续移动的。试想,人若上升,自然就不是静止站立的,人若静止站立,就不是向上运动。但这里上升借着站立而发生。我这话的意思是说,人越是坚定不移地驻守在至善里,就越是在美德上取得更大进步。一个人如果在自己的推论中把握不定,动辄犯错,那是因为他没有在至善里建立坚实的根基,而是“随风摇动,飘来飘去”(如使徒所说),疑惑不定,对实在的观点左右摇摆,这样的人永远不可能达到美德的高度。   

244. 他就如同那些爬沙丘的人,尽管费了很大劲,爬了很多路,但他的双脚立在沙里,总是向下滑,所以,虽然有很大的动作,结果却没有前进一点。然而,如果像《诗篇》作者所说,人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拔腿上来,将双脚立在磐石上(这磐石就是基督,完全的美德),那么他越是在至善里坚固不动摇(如使徒所告诫的),就能越快地完成行程。这里使用静止站立的比喻,就好比它是心借着在善里的稳定性向上飞翔时的羽翼。     

245. 因而,向摩西显明这地方的神督促他前行。当他应许要将摩西立在磐石上时,就向他表明了这一神圣比赛的性质。不过,磐石上的开 口,圣经里称为“洞穴的”,圣使徒用自己的话做出了绝好解释,他论到那些拆毁了这地上的帐棚的人,必得不是人手所造,乃盼望所造的,在天上永存的房屋。     

246. 确实的,人若是如使徒所说,在那宽敞、空旷的赛场上,就是神的声音称为“地方”之处,跑尽当跑的路,而且守住了所信的道,如这里的比喻所说的,把双脚放在磐石上,那么这样的人必从比赛的裁判那里获得公义的冠冕。这一奖赏在圣经里有多种不同方式的描述。      

247. 同样的事物这里称为磐石上的洞穴,另外的地方称为“快乐的园子”、“永恒的帐幕”、“父家里的住处”、“先祖的怀”、“永生之地”、“给人清爽的水”、“天上的耶路撒冷”、“天上的国”、“召来得的奖赏”、“华冠”、“荣冕”、“美(华)冠”、“力量的柱石”、“宴席之乐”、“神的会众”、“审判的宝座”、“立名的居所”、“隐密的帐幕”。

248. 那么我们说,摩西进入磐石也与这些描述有同样的意义。既然保罗把基督理解为磐石,那么就是相信对一切美善之事的盼望都在基督里面,我们已经知道所积蓄的一切美善之事都在他里面藏着。无论你找到哪种善,都会发现这种善就包含在基督里,因为他包含着一切善。     

249. 他到达了这一步,并由神的手遮挡,如经文所应许的(因为神的手是创造存在之物的权能,是独生的神,万物是借着他造的,他也是那些奔跑者的“地方”,按着他自己的话说,他就是这行程的“道路”,是那些根基扎实者的“磐石”,那些安歇者的“住处”),他就是那必听到召唤者的声音且看见呼召者的背的人,这意味着他必“顺从耶和华你们的神”,如律法所命令的。     

250. 当大卫听到并明白这一点,就对那"住在至高者的隐密处"的 人说,"他必用自己的肩膀遮蔽你"@,这与在神背后的意思是一样 的(因为肩在身体的背部)。关于他本人,大卫说,"我心紧紧跟随你;你 的右手扶持我。" @你看,诗篇的话与历史记载完全一致。因为一者说, 右手对紧紧跟在神后面的人是一个帮助,另一者说,这于触摸那听到神 的声音,立在磐石上等候,祈求自己能跟在神后面的人。     

251.当对摩西说话的主成全了自己的律法,他同样对自己的门徒做出清晰的解释,阐明以前用比喻所说的话的意思,他说“若有人要跟从我”,而不是说“若有人要行在我面前”。对询问永生的人,他也提出同样的事,说“来跟从我”。我们知道,凡跟从的人,所看见的就是背。     

252. 于是,极其渴望看见神的摩西,如今终于知道怎样才能看见神了:跟从神,无论他引向哪里,这就是看见神。神的走过意指他引导跟从他的人,因为人若不知道路,就只能跟从向导的指引,否则就不可能安全地完成自己的行程。而引导的,向跟从的指明前行的道路。跟从的,只要始终能看见引领者的背,就不会偏离正道。    

 253  因为人若是移到一边,或者使自己面对向导,那就擅自朝向了另一个方向,而不是向导指给他的方向。因而,他对被引导的说,你“不得见我的面”,也就是说,“不要面对你的向导”。你若是这样做了,你的路线就必然通往相反方向,因为善不能看见善的面,只能跟着它的背。     

254. 被认为是善的对立面的,就是与善面对面的;看见善之面的,就是恶。然而,认识美德不是在与美德相对立中认识的,因而摩西不能看见神的面,只能看见他的背:凡看见他的面的,就必死,如神的声音所证实的,人见耶和华的面就不能存活。     

255. 你看,学会如何跟从神,这是多大的一件事,纵然是像摩西这样的人,经过了那些高深的上升,看见了令人敬畏、充满荣耀的神的显现,最终到生命即将终了之时,已经学会跟在神的后面,还只能勉强算为与这种恩典相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