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的生平 第二卷(25)

作者:尼撒的格利高利 发表于:2013-06-12 17:19 点击:

真正的祭司之职

278. 同样,罪以其惯常的方式持续发展,不断滋生。而立法者,就像一位医生,针对恶所生出的,调整医治方案。当蛇的噬咬对那些仰望蛇像的人失效之后——你当然知道这比喻是指什么意思——对于又想出另一计谋来对付我们,他对这样的事总是乐此不疲。     

279. 就是现在,也可以看到这样的事在许多场合发生着。比如,某些人只是因为生活中行为自律,惩治情欲,就把自己推到祭司的职位上,以属人的热情和自私的野心夸口为神的执事。那被历史指控在人中间制造恶的罪魁祸首,又领着人走向下一个罪。     

280. 当那些原本充满情欲的人信了挂在木头上的那位,地上就不再生出蛇来咬他们,于是他们自认为已经远离恶毒的噬咬。正是在此时,当淫欲离开他们之时,傲慢之病滋生,取代先前那种疾病。他们认为恪守指派给他们的职位太卑微了,于是就一头扎进高贵的祭司行列,把那些早已从神获得这一职责的人刻意挤出来。这样的人被裂开的缝隙吞噬,且被毁灭。留在地上的那些则被闪电烧成灰烬。我想,圣经是在历史书中教导我们,当人傲慢地自我炫耀的时候,就是坠落到地底下毁灭的时候。如果透过这些事件把傲慢界定为下降,也许并非不合情理。     

281.即使大众的看法指向相反的观念,也不必惊奇,事实上,一般人都认为“傲慢”这个词意指“在别人之上”。但是历史叙述的事实证实了我们的定义。试想,既然那些抬高自己在别人之上的人以某种方式向下坠落,因为地为他们张开了裂缝,那么谁也不会对“傲慢”就是“一种可怜的坠落”这样的界定有什么异议。     

282. 摩西告诫那些看见这事的人要保持谦逊,不可夸口自己的义行,而要始终保持目前的良好性情。克服了享乐并不意味着不再被其他的情欲控制,因为每一种情欲,只要它是情欲,就是一种堕落。情欲是多种多样的,但不意味着堕落也各不相同。在容易跌倒的情欲上跌倒是坠落,与被傲慢绊倒向下坠落一样,没有区别。人若是明智的,就不会去选择哪一种坠落,而是对一切坠落,只要它是坠落,就避之不及。     

283. 所以,如果你现在看到有人在某种程度上洁净了享乐之疾,就狂妄起来,自以为在其他人之上,忘乎所以地冲进祭司的职位,那么你要认识到,你所看到的这种人其实正在自己的高傲中坠向地面。因为律法在随后的条例中教导,祭司是属神的,而不是属人的。它是这样教导这一点的。     

284. 摩西收到各支派的杖,在土面刻上那些交杖给他的人的名字, 然后把它们放在祭坛上。结果,其中一根杖成为见证神职授任是属天的证据,因为它借着一个神迹与其他杖区分开来。这事是这样的。其他人的杖保持原状,而祭司的杖自发地生根发芽(不是靠任何外加的水分,完全靠着神放在它里面的大能),抽出枝条,结出果子,果子成熟。这果子是有核的。

285. 这一事件对所有受训的人都有启发意义。就亚伦之杖结出的果子来说,可以认识到祭司的生活必须具有这样的特点,即一种自制的生活,外表上坚硬而干燥,里面(隐秘不可见)却包含着可吃的东西。当果子成熟,坚硬的壳剥落,除去像木头一样盖在食物上的膜,它就显露出来了。 

286. 如果你发现我们所讨论的这种祭司生活就像温柏一样,芳香,色如玫瑰,就如许多人的生活:那些用细麻和紫色装点自己的人,那些在满摆食物的餐桌上饱尝美味的人,那些喝纯度的酒,用最好的没药涂抹自己的人,那些利用一切在品尝过奢侈生活的人看来宜人的东西的人,那么你就有足够的理由把福音书里的话用到这一情形“我看你的果子,但我没有认出这是祭司之树。” 祭司是一种果子,而这种生活是另一种果子。一种果子是自制,另一种是自我放纵。祭司的果子不是靠属地的水分成熟,而这种果子有许多从地下涌出的喜乐之水流,靠这水,生命果子才达到如此的成熟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