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你以外,在天上我们还能有谁

作者:海淀堂 发表于:2014-05-13 11:27 点击:

           我曾是一个拜偶像的人,凡进到庙中就烧香磕头。2005年,我与妻子相识,因为我的家境贫穷,她的家人极力反对这桩婚事。万般无奈之下,我对她说:“你妈妈有心脏病,我宁愿舍去这个婚姻,也不能让你妈妈伤心,你还是回家吧……”妻子走后,我除了上班,整天以酒消愁。我陷入人生中一个极大的困境之中,觉得无依无靠,心里绝望。
  
        一天,有位信耶稣的弟兄看见我在家中喝酒吃肉,满脸忧愁,就对我说:“你愿意跟我去聚会吗?”我问:“什么聚会?为什么要去?”他说:“因为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要告诉你,祂能够改变你,改变一切。”我不信,就说:“哪有什么力量能让我改变啊。”面对我的不信,他却很坚持:“你去看一看,感受一下啊。”
  
         就这样,在他的劝说下,我和他来到一个小教会。那是一个破旧的小地方,我人坐在那儿,可心里却一百个不信——就凭这,还能帮我找回幸福?看到他们在那里唱诗敬拜,在我眼中,这些人比我更傻。
  
         那是个祷告会,会后,有几位弟兄对我说:“你有什么难处可以讲出来,弟兄姊妹们一起为你祷告。”我心里顿时感觉很平静温暖,想都没想,就把一切事情都跟他们讲了。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能改变。
  
         此后,一天一天过去了,尽管一切依然没有改变,但是,那场祷告赞美会上我所经历的喜乐平安,却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一段时间之后,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可是弟兄姊妹却并没有放下,每次去祷告会时,弟兄姊妹们都会为我和妻子祷告。我想:主啊,我放弃了,弟兄姊妹还在为这件事情祷告,难道这事还能成吗?
  
        就这样,整整祷告了一年,一天也不差。我妻子忽然回来了。在我们分开的这一年中,我一直没跟她联系,没想到,她竟然回来了而且非要跟我生活在一起。
  
         她跟我结婚时,连一张属于自己的床都没有,我觉得很亏欠她。如今在这个城市中,很多人的婚姻因为房子和车子而破裂受伤,可是我却和心爱的人终成眷属。经历了这件事,我有了确信——当我把一切都交给上帝时,神就赐给了我最美好的。就这样我蒙神拣选,被主寻回。
  
         我深信是神将妻子带了回来,所以,也特别希望她能和我一起认识神、感谢神。我对她说:“你走的这段时间里,有一个朋友比你更好,他陪伴我,比你对我的照顾更多。”她起初不明白,就急切地问:“是谁呀?你又认识别人了吗?你又找别人了吗?”我说:“那我带你看看,我的朋友是谁。”
  
        妻子因为这一句话而跟我去了教会,信了耶稣,神拣选了她。现在,每当我去聚会,妻子都会为我准备好书包,里面放上本子、笔和水杯。我为这一切而感恩。
  
        2010年,我们有了女儿,因为北京生活压力大,我们不得不努力挣钱,一份工作不够,就做两份。2010年11月份,我找到一份收入相当丰厚的工作,早晨八点半出门,晚上九点回家。但是,不知不觉之间,我却渐渐地远离了神。就在这时,我经历了神给我的环境——我感冒了。
  
        在以前,感冒吃两片药就好了,可是,这次我却感冒了12 天。前3天吃药不管用,3天后,我开始输液,体温依然是39.5度。发烧烧得起不来床,不能喝水,不能吃饭,因为,喝一口水都会引发呕吐,把胃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有个弟兄拿来橄榄油膏抹我,可是,神不作工,人做什么都没有用。每天早上,妻子抱着两岁的孩子,把我扶上出租车去医院输液。她早上拖着我去,中午拖着我回来;下午去,晚上再回来,回来后不行了,半夜三更再抱着孩子,拖着我到医院去输液。我难受得上车哭,下车哭,输液也在哭。妻子每次跪在我床前,为我流泪祈求神:“主啊,我们不是你所拣选的吗?我们不是你所爱的吗。你救救我丈夫,救救我丈夫!”我质问神:“为什么让我遇到这样的环境?”终于,神在我心里说:“你悔改了吗?你在我面前跪下了吗?”
  
        躺在床上,我哭着说:“主啊,你让我死了吧!让我死在你怀里,不要让我和家人受这样的痛苦了。如果你不让我死,就请给我力量。” 我连续11天不能吃饭,不能喝水。这是在我生病后的第一次祷告,当时,我没有一丝力气,就趴在那里祷告呼求。
  
        那天夜里,妻子没有把我拉到医院,而是将我拉到了教会。两个姊妹在地上铺上垫子,让我躺在上面。当时她们心里害怕,担心我会死在教会里。我躺在那里祷告寻求主。夜里两点半左右,我祷告主说:“主啊,我想睡觉”,当我睡到凌晨5点钟醒来时,姊妹们和我妻子还在外面祷告、唱诗。我突然感觉自己有力量了,12天来,我一口饭也没吃,没想到此刻竟然有力量了,站起来也不再摇晃了,如火炭一样的烧热也退了。我走到外面,跪在地上祷告说:“主啊,我要一生不离开你,你是医治我的神。”
  
        从教堂回到家里,我就完全好了,我妻子给我煮了清汤面条,我大口吃着。妻子又惊又喜:“你真的好了,真是奇迹。”第13天,我就上班了。
  
       经历了这次的患难,我祷告主说:“神啊,求你为我预备时间让我亲近你;求你安排我星期天休息,能回到神家敬拜你。”
 
       大卫曾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诗 119:71),是的,我走迷了路,开始依赖世界、抓世界。神借着这次的疾病告诉我,主赐的平安是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买不来的。唯有神的话语,神的爱,才能带给人喜乐和生命。愿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
 
赵弟兄(海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