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人中,唯有主所预备

作者:海淀堂 发表于:2014-05-13 11:53 点击:

          在海淀教会夫妻团契里,有一对快乐的年轻人——小波和田甜,他们从小生长在基督徒的家庭里,5年前,带着各自美好的憧憬,他们来到北京,来到海淀教会,在这里相遇、相识,相爱。一路走来,主所赐丰盛奇妙的恩典环绕伴随着他们,主的爱一步步引领着他们,祝福着他们。在主爱中,他们不仅收获了美好的爱情,美满的婚姻,更因主的爱真正进入了他们的心里,而有了真实的信仰、全新的生命。
   
田甜:
       2008年3月,22岁的我怀揣着美好憧憬开始了在北京的工作旅程。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远离朋友,只身一人,只为寻找一个梦想。
 
      记得小时候,常常是被爸妈从被子里硬拖出来去教堂的,在每个周日的清晨,我揉搓着迷糊的眼睛,来到教堂。牧师讲道的时候,我前后左右打着晃......依稀记得母亲当年焦急担忧的眼神。
   
      成年后,并没有真正把主接到心里的我是个很叛逆的人,行为举止中有一股仿佛打了“鸡血”般的骄傲,尤其是在感情方面,我和父母之间出现了很大的分歧。父母一直为我的婚姻在祷告,首要条件就是对方一定要信主,而我对此颇不以为然,那时,我交了一个男朋友,高高帅帅是我喜欢的类型。父母不同意,因为,除了外表,其他方面没有一样符合父母对未来女婿的要求,尤其是不信主。
   
      血气中的我为了证明自己选择的正确,依然离开了父母,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发现我错了。2009年5月,迷茫中的我第一次主动走进主的圣殿里——海淀教堂,我如归家。
 
     在参加完第二场礼拜后,我早已泪流满面,那种莫名的感动就像一个浪子终于回到了父亲的怀抱。一个月后,我回到老家接受了洗礼。
   
     在接受洗礼之前,“青年诗班”招募义工,我满怀感动去报了名,却因没有通过基础乐理考试而落选了。当时的我心里很是懊恼,也曾在神的面前委屈地抱怨,却不知,神在我的生命中早有他的美意和计划——他要为我安排一次奇妙的相遇,成就一个美好的爱情。
   
     7月回到北京,在参加周日敬拜的时候,我再次听到了另一个诗班——“以琳圣剧团”的呼召。一首《圣哉三一歌》让我成功加入了“以琳圣剧团”。那天刚坐下不久,一个黑黝黝的小胖子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他向团契负责的老师表明侍奉的心意,就被安排到了我后面的位置。
   
晓波:
     我来北京可不是自愿的,是单位调我来的。2009年找到教会后,就常来聚会,但是,每次听完道我就走。不知怎地,那天在教堂里,我一连四次看到以琳圣剧团招新的大牌子,我的心里很不平静,第一次心动,第二次更心动,第三次都走到了三楼,却又走下来了。因我的心里有私心——辛苦工作一周,好容易有个周末,实在是希望多休息一会儿。第四次上楼,我走到玻璃教室外往里看,但不敢进去。当时,田甜正在接受考试。
   
    我和甜甜并不是一见钟情,甜甜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女孩怎么抹得这么白呀,脸跟刷了墙上的白粉似的,还化着烟熏妆。
   
田甜:
     神的预备总是在不经意间开始,刚开始时常常并不确定那是神所预备的恩典。
   
     很长一段时间,我只把小波看成一个诗班里的好弟兄,一个总是能顺路用电动摩托车捎我回家的小胖子。
   
晓波:
     神在我和田甜交往中安排的一个小插曲,使我的感情悄悄升温。有一次下大雨,我们都没带雨具,路又特别滑,车子拐弯时滑倒了。尽管摔得不严重。但她化的烟熏妆和脸上的白粉被雨一淋,变成了大花脸。她跑进路旁的肯德基店去洗脸,出来后,我第一次看到了田甜不化妆时的“庐山真面目”——白白净净,甜美清纯。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田甜:
    感恩节献唱结束后,小波发短信,向我告白。那时的我因为曾经历过感情伤害,不敢再轻率开始,而且父母也强烈反对异地恋,所以我委婉地拒绝了他。
 
    接下来的两个月是我在北京所经历的最惨的日子——我失业了。好强的我既不愿向父母开口要钱,也不愿意伸手向朋友求助,最后决定,打包所有的行李,打道回府。
   
    独自坐在火车上,我不禁流泪,我舍不得离开诗班,思念跟兄弟姊妹一起聚会的快乐时光......恰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小波的电话。当他听到我已在火车上,准备回老家的时候,他沉默了片刻,说:“我在你心里难道连朋友都算不上吗?你要走,我可以帮你搬搬行李,送送你也好,干嘛这么不声不响地走......”。
   
晓波:
    当时我得知她即将离开北京,之前她却连个招呼都没打,我的心里确实很失望,很难受、眼泪就含在眼圈里。那时,我们虽然没有正式交往,但总还算是好朋友吧。即使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也总不至于临走都不说一声啊!挂了电话,我将一切交托神,心里特别平安,和以前与女友交往的感觉完全不同,心里特别、特别平静。
   
田甜:
     本以为我这一走,就不会和小波再有联系,但是神所预备的,真是超乎我的所思所想。尽管身处异地,他依然与我保持着联系,并没有因我的离开而疏远。元旦那天,他特地从北京赶往江苏来看我。在我工作的商场,他乐呵呵地帮我干了3天“搬运工”,他的言行甚至征服了商场里的好几个商家,争着要聘他做品牌销售。我也开始认真面对这个不远千里来帮我的小胖子。
 
    在他回京的前一天,我约上母亲去见他。当得知他是基督徒时,妈妈只是点点头,但不久就跟我“统一战线”了。
   
晓波:
    这一切让我对神有了更深的确信,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开。中间过程再复杂,结果都是那一个神已经命定了的。交往一年之后,我们领取了结婚证,在我的老家,我们俩来到教会,向天父献上由衷的感谢,并接受了牧师的祝福。
   
田甜:
    我们的婚礼是在领证第二年的10月份举行的,这期间我们经历了两次“大难”。
 
    4月,小波的肾结石病突然复发,尿血,但是他却瞒着我,不让我知道。一天,我们在看电影,我看他他难受得不行,就连忙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那家医院设施很陈旧,医生也不在,等了一会儿,大夫回来了,却是满嘴酒气,大夫简单问了一下病情,就说要碎石。但是我们俩的内心都有一种不安,那一刻,像是圣灵在我们里面做工,令我们俩的内心都有一种极大的不安感,我们决定不在那家医院做碎石。商量之后,我们决定去中关村的海淀医院。当时值班的恰好是泌尿科的主任,他一看片子就说,如果再晚来一天,可能恶化成尿毒症。而且,因双肾积水,根本不能进行碎石,只能先住院。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圣灵催促我们离开那家要进行碎石的医院是多么正确。
   
    在小波住院的一个月里,我和小波的感情经历了很多考验,使我们因此学会彼此理解,彼此信任,彼此鼓励,共度难关。我的婆婆也常常陪我聊天,安慰我,帮助我,使我和婆婆因此更加亲密和信任。
   
    如果说,神借着小波住院,医治了他的身体,那么,接下来的这一难,则是神为我们的生命做了一次更深层次的大扫除。
   
    小波有一辆电动摩托车,买车时商家说不用办牌照,可事后得知,北京出了新规定:没有牌照不给加油,小波为了省钱,就到网上买了一套假的行驶本和车牌子。
   
    想想当时的我们,真是被罪蒙蔽了眼睛,陷入了罪的网罗中而不觉,事后,我们不仅自己用假牌照,还在网上发帖子做起了卖假牌照的生意,借此赚点“零花钱”。
   
    九月份,就在我们将要举办婚礼的前2周,有一天小波突然失踪了,到处找也找不到,正当我像发疯了似的不知所措时,突然有个声音在心里提醒我,小波当晚要去卖三个假车牌,我顿时感到不妙,心想,一定是出事了,我打电话报警了,果然警察告诉我,他在派出所里。我连忙去了派出所,可人家也不让进,只能回家等。
   
    那天晚上,我无助极了,在神面前痛哭流涕,求问我神应该怎么办。神就在那一刻安静了我的心,他的一句话浮现在脑海,让我如释重负,“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慢慢地就睡着了。
   
晓波:
     那天,从下午5点多被抓到晚上11点,我在派出所里懊悔,脑子乱极了,像是一个失丧灵魂的一个人,当刑警把亮闪闪的手铐铐在我手上的时候,恐惧油然而生,不断想着,完了,婚姻完了,家庭完了,什么都完了,让弟兄姊妹们知道了,他们会怎么看我,我哪还有脸见人,我在想,我是怎么了,我怎么这么无知,干这样的事情,开始以为交点罚款就行了,后来才知道有可能被判刑。
   
     我被反锁在一间小屋里,睡在冰冷的板凳上,那一夜是那么漫长,我的信心忽高忽低。无奈、后悔、绝望,恐惧的同时,又在想,神既然曾将我从罪的网罗中拉出来,今天他也会救拔我,领我出死荫的幽谷。
   
    第二天早上,我被告知要去看守所了,我心想,完了。在路上我用另一名犯人的手机偷偷地给田甜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我去看守所了,你自己好好保重,我没事儿,看到她的回信:“老公,无论如何,我都会等你。”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温暖从心底油然而生。
 
    到了看守所,填表、体检……所有流程都走完了,奇迹出现了,一个警察走过来对我说,跟我走吧,我一看,他说走的方向不是看守所里面,而是往外走,上了警车,他又问了我几个问题,然后说,你走吧,下车,打个车回家吧,我欣喜若狂,也感到莫名其妙,尽管至今我也不知为何警察会放我回家,但是,我确信,是我的神用其妙的安排拯救了我。
   
田甜:
     “万事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藉着这件事使小波警醒了,使我重生了,这是神所给我们的恩典,是主在我们结婚前在为我们洗刷生命里的污秽,使我们得以披带主圣洁的荣光,幸福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通过此事我们真真切切地得到了神的拯救。
   
     亲爱的兄弟姊妹,如果你们也想经历神的恩典,我们诚心地邀请你来到神的面前,得属儿女的福分。我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才知道他必能领你走过幽谷。
 
(海淀堂)